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编导论文 → 文章正文

新闻漫画中农民工形象的建构研究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1/1/11 20:39:35  

研究设计

中国新闻漫画网(以下简称“新漫网”)是中国日报旗下的新闻漫画网站,是国内较大规模的新闻漫画数据库之一。研究使用新漫网搜索引擎,以“农民工”为关键词进行检索。为保证语料时新性,研究选取近十年(2010—2019)相关语料。检索后,搜索引擎显示227幅有效图像。操作上,按照如下的标准筛选文本:至少存在一个源域向目标域的映射,即能对漫画中的“A是B”识别,亦即隐喻中所涉意义并非仅符号本意,其所指具有社会意义。1最终确定142幅图像作为本次研究的分析语料。

研究发现

身份构建理论认为,身份是在社会文化语境中的社会互动下构建的。对所获语料研读发现,所采集的样本多将农民工塑造为“沐恩者”“遭难者”“违规者”三种典型形象,三类语料的占比也不尽相同。整体而言,作为“遭难者”的农民工形象在语料中占比较大,142幅图像中,约56%(80)涉及作为“遭难者”的农民工形象;“沐恩者”其次,约占30%(43);“违规者”在可拟合的三大分类中相对较少,约占2%(3);其他各类不便归类的形象呈现约占11%(16)。本质上,无论是对农民工个体片面的职业化呈现或者是农民工形象整体上的聚合式再现,背后都隐藏着“农民工是……”的话语。从符号学上来说,意义缺场才需要符号在场,作为意义呈现的“符号载体只是与‘注意类型’相关的某些感知的临时集合”2。在该系列语料涉及的农民工意义传递中,相关的典型感知临时集合并以不同模态的媒介符号聚合以创设身份意义的隐喻,聚合后的媒介符号通过创设微叙事等方式完成新闻事件的相关语义构建与隐藏的意义的传递。持续性类似结构的信息流不断激活受众的心智空间,在全社会的宏观语境下逐渐达成的就是“农民工是……”的共识。

从其身份构建的话语比例中可窥见其形象建构的不平衡性,但农民工形象的类别化呈现是隐喻达成路径中的文本外化,而具体的达成逻辑则需要以更为清晰的论证框架予以关注。

(一)文本向度拆解:单调的隐喻

1.隐喻的词频:频繁出现的隐喻符号

在话语分析中,共现指的是相似词语与符号的语篇共现。3在表征呈现逻辑中,频繁出现的符号往往最能体现传播者的意图意义。

从构建农民工形象本体的符号而言,其形象多基于安全帽/渔夫帽或粗布衫等符号进行识别,这些符号本身就是对建筑工人或其农民属性的片面映射,这一映射过程中,达成了“农民工就是建筑工人”或“农民工就是农业生产者”的社会角色隐喻,这将其身份的表达限定在有限的语义空间内。所采集的样本中,除却其本体形象中包含的识别性符号外,外部指示性符号的共现也较为明显。

采集语料中,最为常见的外部指示符号就是在其“沐恩者”形象塑造中作为“施恩者”的“大手”形象。“大手”在原有语义空间内的托举、伟岸形象被抽象投射到全新的语义空间,由此展示了施恩主体的形象。但是,反观“沐恩者”形象中的名义主体——农民工的形象,却是单调刻板化的再现。漫画中的农民工形象或是感恩,或是深陷困境等待救赎,作为主体的形象呈现是基于构建的被动接受者或者绝对脸谱化的感激者,由此而言,语料中对其形象的建构缺乏可视的精神反映特征的观照,呈现出的亦如部分学者所言的主体性表达观照缺失的现象,而实质上也构成了一种在场的缺席,文本在场更多的是作者隐含人格或创作目的的浮现。

2.隐喻的句法:浅表单一的共有结构

从收集到的语料来看,隐喻的达成主要是根据输入空间中的“特点与功能”的共有结构进行隐喻的映射和搭建。在提取输入空间元素映射进行隐喻构建之时,往往被提取的仅是输入空间内事物的特点与功能的结构进行映射。此外,画面中人物大小关系等基础隐喻也是常用的创作手段。因而,无论从其“词汇”上对其进行频度分析还是从“句法”上对其进行框架考察,所获语料的文本中都带有明显的隐喻构建单调性的色彩。单调性色彩的隐喻架构并非局限于文本内部,新闻媒介表意的社会性将其单调隐喻的构建模式进行社会化蔓延,由此媒介投射了单调的农民工镜像。

(二)话语实践分析:传受的隐喻

1.开放的隐喻:漂浮的时空与架空的呈现

新闻漫画中的文本衔接相当于符号的衔接,而要将隐喻的元素放置于话语中,必须将符号放置于情境的容器内。情境为隐喻的社会意义指涉提供了必要条件。

从所获语料来看,隐喻的架设情境多是基于模糊的场景,也就是不结合具体的新闻文本无法定位新闻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隐喻架设上时空的漂浮性扩大了新闻漫画的所指空间,受者得以激活脑中关于该新闻类似事件的心智空间,作为一种新闻体裁,这就将生产的社会意义进行了指向范围上的扩大。模糊的情境架设可视为与传统新闻文本互补。

2.想象与互文:夸张的话语表达与元素抽取

克里斯多娃是互文性理论的提出者,她强调文本并非固定的自身,而是多重文本空间的交汇与对话。4漫画情境的悬浮让其停留在一个封闭空间,因此新闻漫画的垂直互文性更多地体现在漫画中人物语言的再现,即语言学意义上的引语。限于漫画的美感考量与篇幅制约,新闻漫画中更多的是对情境中副语言的挖掘与想象式补充,进而对人物进行符号化的夸张塑造与情绪拿捏。

夸张的垂直互文性引入策略将互文性的效果延伸到了水平方向,夸张的表意通过可看性引发的视线控制等一系列指引方式完成表征运作,由此将受众的视觉注意引向创作方所认为的核心区域。不可忽视的是,这种呈现背后的逻辑隐含媒体的主观认知甚至主观目的。局部刺激化的呈现路径将受众的解码空间缩减,夸张的局部成为受众视觉感知与心理感知上的全局,作为一种新闻体裁来说,不利于受众对于事件乃至该群体的全面认知。同时,夸张化的呈现与视觉刺激异化了新闻事件本身,隐喻背后的批判呈现或事件全局也往往被菲斯克笔下的“快感”所冲淡,符号的意义传递功能大为削减,观看的过程也由意义接受的过程向“纯粹的观看”转化,对农民工群体的观照被感官刺激下的表征运作转移,新闻话语的社会性在视觉文本的冲击下变淡。

(三)社会文化实践分析:“他者化”的权力隐喻

媒介话语的生产所产生的规训在大众传播媒介的功能中表现为赖特所言的“解释与规定功能”以及“社会化功能”。“解释与规定功能”的产生源于媒介的意义赋予功能,正如“农民工”是对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口的典型话语表征一般,“沐恩者”“受难者”“违规者”等刻板的形象则是对“农民工”这一符号的意义赋予,以典型的形象完成全社会范围内表征的社会化认知。微观上,新闻事件在新闻漫画中夸张化再现等一系列的表征运作同样将与农民工相关的新闻事件本身表征化。而意义赋予只是媒介“规训”的第一部分,后续的“规训”则由社会化功能所带来的价值提示完成受者思维模式上的形塑。受众根据接收的媒介信息,完成了情感—态度—行动的连锁过程。

无论是媒介话语的生产还是符号意义的赋予,其背后包含的都是权力—话语的思维框架。权力的运作产生的是被认知的对象,回到新闻漫画的探讨中,在这一语境的权力—话语框架下,对象由媒介背后的权力建构,而被建构的对象——农村转移劳动力人口是在一种模糊的情境下被抽象化的符号结构和单一的隐喻路径加以建构,这一流程背后隐含的是媒介话语权力运作中被塑造者的话语权缺失甚至是大众话语的缺场。作为被塑造主体的客观形象被文本规训,成为意图意义的符号载体。新闻漫画在新闻真实性以及客观性的庇护下辅以媒介本身的影响力,隐含的马太效应构成了社会环境下“媒介即控制”的潜在效果,由此逻辑上还原了内在的霸权思维。农民工话语的文本内部缺场,蔓延到了其话语权的社会实践性缺场。

从采集语料的媒介生态系统中看,新闻漫画本身所采用的多模态隐喻,即文本中的隐喻各有指向,可谓隐喻的第一层级;而话语实践层级的隐喻则是定位于传受双方参与的隐喻,隐喻的构建过程则是将原本出现在特定情境中的新闻现象经过夸张的诠释和模糊的界定指向了传播者所认为的事件中心,这是隐喻的第二层级;第三层级的隐喻则是社会文化实践上的隐喻,其对农民工形象单一化、他者化的建构构成了背后权力场的隐喻。如前所述,多模态隐喻就是多个模态的符号构建的隐喻,因此,整个媒介生态系统也是生存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中。

结 语

作为一种新闻体裁,新闻漫画的表意必须基于社会现实。符号学理论认为,任何再现过程都可以被视为符号解释的过程,解释过程必然会涉及意图意义、文本意义,受众也会获得新的解释意义。换句话说,完全客观的再现是理想状态。

从某种程度上说,新闻漫画在针砭时弊、革新新闻话语取向方面的确具有重要的社会价值。但是,新闻漫画的意义呈现逻辑与意义建构路径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其背后的话语生产的困境与失衡。在对农民工形象的呈现中,刻板化、主体缺失的现象仍然明显,其形象建构被他者化,而受众与其自身往往在媒介浸淫的过程中完成了对“农民工”这一符号的社会意义的构建。这所反映的仍然是一种媒介话语权的分配不均。

注释

1赵秀凤:《多模态隐喻场景对涉华国际关系的建构——多模态隐喻研究的社会维度》[J],《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2017年第6期

2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37页

3叶加贝牛寅:《陶瓷文化纪录片话语符号的再生产与文化建构——基于费尔克劳话语三维模型的分析》[J],《当代电视》,2020年第1期

4罗婷:《论克里斯多娃的互文性理论》[J],《国外文学》,2001年第4期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