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249367238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编导论文 → 文章正文

基于受众心理失调谈媒介报道启示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1/7/9 11:03:21  

摘要:本文通过分析“NBA莫雷事件”,将费斯廷格的认知失调理论引入传播学领域,结合社交新环境重新探讨了该理论的认知关系、失调程度等基本内涵。根据该理论,“NBA莫雷事件”传播后,分析得出受众认知协调的途径主要是减小失调程度和消除认知失调两个方面。基于受众心理失调的信息需求,从认知元素、决定认知失调程度的因素以及“抉择后失调”3个不同方面入手,媒体行业应当强调信息公开的减压作用,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应注意为受众提供深度、全面、持续的新闻报道。

关键词:莫雷;认知失调;受众信息需求;NBA;费斯廷格;

1 认知失调理论与“NBA莫雷事件”

1.1 认知失调理论的基本含义

认知失调理论认为:“人的认知体系是由很多认知元素组成的,存在于成对元素之间的关系可分为无关、协调和失调三类”。[1]如果两个元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无关的。在考虑两个认知元素的同方向时,则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协调的。相反,一个认知元素紧跟着另一个认知元素的反方向时,那么它们处于失调状态。当各元素之间的关系处于协调状态时,人们会尽量避免与已有认知元素相矛盾的信息,从而继续保持这种协调一致的关系。费斯廷格认为,当一个人身处于认知失调状态时,就会在心理上造成一种不舒服、不愉悦的紧张和冲突感,这种紧张和冲突促使人们设法消除或减轻不协调而重建和维持协调。

通常状况下,受众习惯于在相互协调的认知体系内接受各种信息,从而使个人的认知体系处于一种动态的平衡之中。在大众传播日益发达导致信息爆炸的今天,对于受众来说信息比以往更具不确定性,在接触信息的过程中不可能仅仅汲取到那些与自己已有认知体系相符合的信息。当涉港不当言论冲击受众认知体系时,与中国球迷原有的认知元素发生矛盾与冲突,从而导致个体认知体系处于不协调的状态,故而导致中国球迷产生心理紧张与焦虑感,内心出现不安与烦闷。

1.2 “NBA莫雷事件”传播过程中受众认知失调的程度

受众认知体系的失调程度是受以下两个因素影响与决定的。

其一是认知元素对个体的重要程度。一般说来,如果两个认知元素是相互冲突、对立、矛盾的失调关系,那么失调程度是两个认知元素对于个体意义的函数。认知元素的重要性与所造成的失调程度呈正比关系,所涉及的认知元素对于个体而言越重要或价值越高,认知体系中失调程度就会越大;随着认知元素价值与重要程度的增加,不协调的程度也会增加。中国球迷对火箭队以及整个NBA向来都持喜欢和追捧的态度,而在“NBA莫雷事件”传播后,当球迷发现一直追捧和喜爱的球队不尊重甚至有损自己国家利益的时候,内心失调感就会相当强烈,曾经越“痴迷”的球迷内心的焦虑与不安也会越强。另外,该事件发生的时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欢庆时刻,举国同乐,中国公众心系祖国的爱国情怀日渐高涨,当获得与之相悖的认知元素时,不协调的程度随之增加外,失调的感觉也会随之愈加强烈。

其二是造成失调的新认知元素在个体认知体系中的占比。造成失调的新认知元素在认知体系中的占比与失调程度同样呈正比关系,即不协调的新认知元素数量越少,占比越低,失调的程度就会越小;相反,不协调的新认知元素数量越多,占比越高,失调的程度就会越大。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中国球迷发现NBA中只是极个别的支持涉港不当言论,那么球迷产生的失调程度相比较而言会小一些。但现实却与之相悖,经过火箭队老板费尔蒂塔的辩解和NBA官方中英文声明的不断升级,中国球迷发现支持涉港不当言论并不是NBA极个别的现象,尤其在亚当·萧华公开表示支持莫雷言论自由后,球迷所产生的不协调感更加强烈。

2 “NBA莫雷事件”传播后受众认知协调的途径

2.1 受众减小失调程度的途径

某个认知元素对个体的重要性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重要性的不断变化可重新划定认知失调的程度。费斯廷格认为:“任何两种认知之间可能存在的最大不协调等于防止那个‘阻扰较小的认识’产生变化的总阻力。”简单地说,假如两个认知元素处于对立、矛盾的不协调关系之中,两者可能具有的最大不协调程度相等于两个元素中具有较小抵制的那个元素的抵制力。中国球迷可以通过以下4种方式来变化最小的阻扰认识,从而减小“莫雷事件”带来的失调程度。

第一是减小失调认知元素的重要性。中国球迷之所以感受到强烈的失调感,主要原因之一是失调认知的来源是自己追捧的明星球队,倘若球迷主动降低明星球队对自己的重要性,那么失调关系虽不会根本改变,但会因为变得不再重要而减少不协调的程度。

第二是减少失调认识。外界充斥着大量具有不确定性的信息,对于中国球迷来说,为了避免造成紧张的不协调关系,可以有选择性的避免与失调认知元素方向一致的信息,通过减少失调认知,从而减轻不协调的紧张感。

第三是增加协调认识,通过加强与个体认知体系保持同方向的认知元素,降低失调认知元素在全部认知中的占比,从而降低失调程度。最后是提升协调认知的重要性。中国球迷不断强化尊重主权完整、维护祖国统一、言论相对自由等主张,通过强调或者提高个体全部认知中协调认知的重要程度,弱化或降低失调认知的重要性,从而减小失调程度。

2.2 受众消除认知失调的途径

费斯廷格认为受众的两个认知元素一旦处于失调关系,个体就会产生不愉悦、不舒服的心理紧张感,这种紧张感推动受众努力去减少失调或避免再次增加失调,并力求消除失调感而达到协调的目的。具体来说,费斯廷格对此提出了3种消除失调的途径:

第一种途径是改变行为。通过受众的行为改变,使个体行为的认知符合态度的认知,以此达到协调一致的效果,从而消除失调感。

第二种途径是改变态度。通过改变个体对环境的态度认知,使得个体的态度认知符合行为的认知,以此促成协调关系。

第三种途径是增加新的认知元素。选择性的接触新信息,尽量避开那些可能会加重失调感的认知元素的同时,主动追求那些可能会产生协调效果的信息。

根据认知失调理论,“NBA莫雷事件”传播后,中国球迷也可以通过上述3种途径减少其认知不协调。

其一,中国球迷可能改变行为,换句话说,他们可以停止观看NBA球赛或者不再喜爱NBA的球队及球星。当“莫雷事件”没有被公正处理时或被公众广泛接纳时,中国球迷可以暂时不看球赛或者不追捧球星,那么他们改变后的行为认知元素就符合态度认知元素,从而达到协调状态。

其二,中国球迷可能改变对“莫雷事件”的态度,虽然在尊重国家主权完整与统一的主张上无法改变,但是可以通过继续观察其他NBA球员或球队是否也存在支持香港独立或者偏袒莫雷的现象,连续的观察后,他们会发现NBA里还有像詹姆斯、蔡崇信等尊重中国主权的成员。从而改变初期对“莫雷事件”的既有态度,相信支持香港独立或者偏袒莫雷不是NBA成员的普遍现象,从而与个体行为认知相符,以此消除失调的紧张关系。

其三,增加“NBA莫雷事件”新的认知元素。在莫雷涉港不当言论发表后,为了避免增加失调的紧张感,球迷会随时跟踪观察有关此次事件的后续情况,通过各种方式去获取信息,从各类信息中逐渐减少甚至消除认知失调的心理状态。

3 基于受众心理失调谈媒介报道启示

现如今信息高速发展,媒体行业竞争激烈,想方设法提升受众的关注度与留存度成为各大媒体为之奋斗的目标。认知失调理论是心理学领域的著名理论,尤其对西方影响甚大,本文借助“NBA莫雷事件”将该理论引入传播学领域,试从受众心理失调的角度探析媒体行业满足受众信息渴望的几点启示。

3.1 提供有深度、更全面的新闻报道

从认知元素之间包含的3种认知关系来看,当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认知元素处于协调关系时,由于人们会尽量避免与已有认知元素相矛盾的信息,受众对信息的需求量并不大,此时媒体工作者对相关的议题可进行一般性报道。当处于无关关系时,受众内心并不会有任何的波动,媒介对该议题亦可进行常规报道,也可增加对其他议题的关注度。当认知元素呈现不协调时,受众为了消除内心的不安与焦虑的紧张感,由此产生的内心驱动促使其渴望获取新的信息,或增加协调的认知数量与重要性、或减少不协调的数量与重要性来达到认知和谐状态。在受众的心理驱动下,媒介对相关议题的报道除了详细介绍事件来龙去脉的常规报道外,应该提供有深度、更具解释力、更全面的报道。在“NBA莫雷事件”中,媒介在事件不断升温的情况下,及时做出了对詹姆斯、蔡崇信等NBA成员的采访报道,让受众看到了支持香港独立或偏袒莫雷不是NBA的普遍现象,从而消除内心失调的紧张感。媒介对NBA其他成员采访报道,使受众更加全面的看到NBA对该事件的认知态度,从而改变自身的态度以致与行为认知相符,形成协调关系。但就整个媒体行业对“NBA莫雷事件”的报道来看,无论是自媒体还是主流媒体,始终对该事件的深度报道或者调查性解释有所缺乏,报道的深度和力度还有待加强。

3.2 强调信息公开的减压作用

从决定认知失调程度的因素来看,议题对于受众之重要程度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NBA莫雷事件”是属于社会政治议题,也是和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息息相关的议题,受众在这类重大议题中获得的不协调所造成的心理紧张与压迫感也会大于一般议题。一个认知元素涉及受众的喜爱,而另一个认知元素涉及的是整个国家的主权,一旦受众切身的感受到来自国家层面的威胁,该议题的重要程度也就随之提高,而心理的压力也就会再次刺激受众对事件的信息需求。涉及重大议题时,媒介有相当大的责任可发挥“把关人”与“议程设置”的功能,把握舆论的方向盘,一方面,让受众充分了解事件的真相,持续报道事件的进展,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做到信息公开,以此消减受众内心因猜测和不确定而产生的恐慌与压力。另一方面,认知失调理论指出,为了消除不协调带来的不适,可以增加协调认知或提升协调认知的重要性。在“NBA莫雷事件”传播后,人民日报率先发声强调主权完整是中国人的底线,在锐评中严厉指责莫雷及火箭队老板,并提醒莫雷,莫用“雷语”触碰中国底线。另外,央视体育CCTV5与CCTV1双重强调,回应萧华:不要故意混淆国家主权和言论自由。随着事件的不断升温,舆论场需要媒体行业继续发挥好引导作用,通过增加协调认知元素或强调协调认知元素重要性的方式减轻受众认知失调的心理。

3.3 主流媒体及自媒体持续跟踪发声

从“抉择后失调”以及强迫服从的失调来看。抉择对于受众而言越困难、越重要,就越容易造成受众抉择后心理失调。同时,抉择后心理失调的程度也受未被选择的认知元素的相对吸引力所影响,没有被选中的事物相对于被选中的事物而言吸引力越大,越容易造成认知体系失调。从“NBA莫雷事件”受众情况来看“抉择后失调”在一定程度是难以避免的,媒介在进行舆论引导的过程中可抓住受众这一不协调的心理状态,报道大量的后续跟踪,继续为受众提供充足的抉择后信息,减少受众抉择后的失调。此外,强迫服从是指由提供奖励或由威胁性惩罚所产生的表面上服从、但内心观点并未改变的情况[2]。在“莫雷事件”中虽然受众不会因为奖励而强迫服从,但在尊重国家主权完整与统一的舆论潮中,背后却隐藏着网络暴力的威胁性惩罚,一部分受众因此陷入心理失调的漩涡中却不轻易外露。媒介同样可抓住受众这一心理状态,充当强迫服从失调后的信息提供者,持续跟踪报道事件,通过增加认知元素的方式促进受众态度改变,以此平衡内心由强迫造成的失调。

在莫雷涉港不当言论发布起初,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争相报道此事,但在后续报道中主流媒体几乎不再发声。例如,人民日报对莫雷提出质问以后未做出其他任何报道。持续跟踪该事件的后续报道多限于自媒体,但自媒体由于报道深度及影响力、可信力的局限,传播效果远不及主流媒体,满足受众“抉择后”与强迫服从后的信息需求不够,减少受众心理失调的效果不明显。

4 结语

本文通过分析“NBA莫雷事件”,将费斯廷格的认知失调理论引入传播学领域,结合社交新环境重新探讨了该理论的认知关系、失调程度等基本内涵。根据该理论,“NBA莫雷事件”传播后,分析得出受众认知协调的途径主要是减小失调程度和消除认知失调两个方面。基于受众心理失调的信息需求,从认知元素、决定认知失调程度的因素以及“抉择后失调”3个不同方面入手,媒体行业应当强调信息公开的减压作用,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应注意为受众提供深度、全面、持续的新闻报道。

参考文献

[1] 利昂·费斯汀格.认知失调理论[M].郑全全,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9.

[2] 项光勤.关于认知失调理论的几点思考[J].学海,2010(6):52-55.

联系方式

客服QQ 249367238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