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论文发表及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法律论文 → 文章正文

过度司法管辖权的间接限缩研究——以美国为例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6/8/2 8:01:21  

管辖权是涉外民事诉讼中极为重要的问题,也是案件在起诉时法院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英美法系民事诉讼中的管辖权( Jurisdiction) 与大陆法系国家的管辖权不是一个概念。美国的民事诉讼管辖权是指联邦法院或州法院有无案件审理资格的审判权,而中国的民事诉讼管辖权是指在有审判权的前提下,各级或者同级不同法院间对管辖的分工。美国的这种管辖权更类似冲突法上所说的管辖权。[1]法院确定有涉外案件的管辖权,才能继续进行案件的审理。但是考察美国审理的案件,经常会发现其管辖理由让人“不能容忍”。

一、美国的法院管辖体系

美国的管辖权问题之所以复杂,原因之一是美国存在联邦法院体系和各自拥有独立管辖权的州法院体系,各州的法院体系设置也各不相同。联邦法院只审理有关联邦法的问题和不同州之间公民的民事纠纷案件,仅就特定事项取得事物管辖权( subjectmatter jurisdiction) 。这些特定事项中的一部分专属于联邦法院管辖,其余部分由联邦法院和州法院各自管辖,形成了管辖权并存的现象。州法院对其领土所及范围内的所有事项( 除联邦法院专属管辖事项外) 有一般管辖权( general jurisdiction) 。[2]因此,事物管辖权决定了案件纠纷归属于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管辖。

另一个原因是美国法院不仅需要对某一事项有事物管辖权,还需要对被告有对人管辖权( personaljurisdiction) ,这决定了美国联邦或者州法院对案件纠纷有没有管辖权。对人管辖权的依据可以是被告本人,也可以是被告的财产,都是对被告本人发生作用。对人管辖权又有三种类型,分别是对人诉讼( inpersonam) 、对物诉讼( in rem) 和准对物诉讼( quasi- in - rem) 。常有学者将对人管辖权和对人诉讼混淆,这是两个不同层级的概念。

( 一) 判例主导下的对人管辖权标准嬗变

冲突法问题的研究通常在诉讼中进行,管辖权是美国诉讼中不可避免的问题,通过判例传达的管辖权标准在美国宪法第5 修正案( 规定联邦政府)和第14 修正案( 规定州政府) 的正当程序条款( DueProcess Clauses) 的边界限制下不断演变。该正当程序条款禁止“未经正当程序剥夺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①成为对人管辖权的合宪性基础。美国联邦法院对人管辖权的标准是以该联邦法院所在地的州法律规定为准的,所以美国对人管辖权的问题其实是州法律的规定问题。

1. 传统立场: “权力理论”

美国有关对人管辖权的最早判例是1877 年彭诺耶诉内夫案( Pennoyer v. Neff) ,该案以之前的一个米切尔诉内夫的案件为基础依据。米切尔案发生时,普通法要求法院只有管辖区域内向被告送达传票( summons) 才拥有对人管辖权。① 因为内夫并不居住在案件起诉的法院管辖范围,所以米切尔不能提起对人诉讼。后来牵扯到的彭诺耶案,之所以有深远影响,是因为联邦最高法院提到了三个有关对人诉讼的传统管辖权依据。第一,被告出现在法院,就表示服从( 同意) 法院对其行使诉讼管辖权。这种同意可能是自愿的,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适当反对管辖权。例如在英国法院,被告进行实体答辩或者要求法院中止诉讼,都被视为服从管辖。[3]第二,该案承认美国各州对其居民有对人诉讼的管辖权,因为持续的居住使得“居民”有理由依附在这种权力之下。其实该管辖权的依据应当是住所( domicile)而不仅仅是居所( residence) 。英国普通法上原先也规定,对于不在英格兰境内的被告无法送达令状的情况下,英格兰法院无权管辖。但是英国最高法院制定了特殊规则,可以将令状送给不在英格兰的被告,从而行使管辖权,当然,这种管辖权建立在自由裁量的基础上,法院也可以选择不行使。[4]这与美国在该案确立的做法有所不同。第三,州法院可以通过对在其州内出现( presence) 的被告送达诉状而获得管辖权。[5]该判例以“权力”理论为基础,确立了所有的州对其范围内的人或物拥有权力的原则,但是行使这种直接的权力受到正当程序与充分信任②和尊重的限制,必须向被告( 或其指定的代理人或代表) 发送通知,即诉讼书状( process) ,包含起诉状副本和传票。

总之,彭诺耶案确立的原则就是,若被告是该州居民,在法院所在州内向其送达通知即可。若被告是非居民,则法院在三种情况下获得对人管辖权,第一种是被告“同意”,第二种是被告“出现”在该州内,第三种像是同意和出现的结合———被告在州内指定了代理人或代表,这三种情况都要求在该州范围内进行送达。因此,被告很容易就能逃脱这种权力的边界,这是传统模式下不可避免的规则漏洞。

2. 管辖权扩张: 最低限度联系

美国加快的人口流动为管辖权的行使带来了新的困境,因此有必要变更对人管辖权的依据,扩大管辖的范围。在彭诺耶案后的几十年时间,美国不仅在对人诉讼方面,还有对物诉讼和准对物诉讼方面,都逐步软化了其管辖权依据。最具里程碑意义的判例当属国际鞋业公司诉华盛顿州案( InternationalShoe Co. v. Washington) 。国际鞋业公司辩称华盛顿州对其没有管辖权,该公司安排在华盛顿州的推销员活动并不属于商业活动。华盛顿州法院偏离了彭诺耶案的管辖权依据,把该公司的推销活动界定为“从事经营”,联邦最高法院也支持华盛顿州法院,认为只要被告与州之间有最低限度联系( minimumcontacts) ,不损害宪法规定的程序公正与实质正义,州法院就可以对被告行使管辖权。③ 国际鞋业公司案之后,才出现了一般对人管辖权的概念,也有了特定管辖权的讨论。[5]114 - 115 当被告与法院地之间形成持续、实质和系统性的联系时,一般管辖权即是适当的,法院可以管辖被告的任何案件,不论案件与法院地有无基本关联。当特定案件与法院地存在一定程度的联系时,法院即可以对被告行使特定管辖权。这里不免产生疑虑,一般管辖权之下,不考虑案件本身与法院地的联系是否有不妥,这种情况下无疑会产生“过度管辖”。

( 二) 为长臂管辖权正名

最低限度联系就是“权力”理论伸出的触角,为了规范这种界限模糊的管辖权依据,各州纷纷制定长臂管辖权( long - arm jurisdiction) 法案。1955 年由伊利诺伊州最先制定长臂管辖权法。长臂管辖权在我国动辄受到学者抨击,它反映了美国强势地位支配下的过分司法干预。虽然基于这种最低限度联系,“过度管辖”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只是美国长臂管辖权的一部分内容,其主要作用还是正面和可取的。

有学者把一般管辖权从发生结果的角度叫做属人管辖权,它是指法院通过诉讼给当事人确立各自的权利义务,作出有拘束力的判决。长臂管辖权就是属人管辖权发展的结果,是管辖权依据从“存在”变为“联系”的产物。它反映了美国从主权至上和权力观念向个人自由主义的价值转换。[6]原先的绝对属地管辖体现的是州权力平等,互不侵犯主权的观念,美国公民在此种价值主导的司法体制下,没有自由意志的体现,宪法的“正当程序条款”仅仅是维护联邦秩序的工具。随着美国的开放、人口流动和贸易流通,实现个人的自由平等成为主流观念。原告可以在有“联系”的法院地提起诉讼,可以在管辖权的法院之间进行适当挑选。因此,长臂管辖权并非一无是处,它为个人自由的实现提供了法律途径。

二、限缩司法管辖权的典型模式

全球范围内的管辖权限缩已经是必然趋势,特别是在美国法官队伍精简,而审理案件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如何合理拒绝本应行使的管辖权来减轻法官工作负担,成为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通过“联系”建立管辖权依据的现代,一般不可能出现原告在完全不相关的法院起诉的情形,因此州法院或联邦法院根据判例规则裁定法院没有管辖权的情形也变成少数。法院这样做会构成拒绝司法,如此一来侵害的是原告的诉权。所谓间接限缩管辖权是指法院在原本拥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出于一定的原因不去行使这种管辖权。

( 一) 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

在当事人争议牵扯到本国相关利益时,将案件置于他国管辖权之下,结果的未知又会令法院不安。不方便法院原则( Forum Non Conveniens) 的出现很好地解决了这一矛盾的问题,且该原则的适用也符合国际司法环境的要求,英美国家通常喜欢采用这一原则来减轻与他国管辖权之间的不必要摩擦。

不方便法院原则最早出现于苏格兰,后来被英美等国家逐步采纳,少数大陆法系国家即使没有建立不方便法院原则,也都确立了类似的制度。该原则具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性质,因此各国立法和实践对于是否采纳这一原则争议很大,即使在英美国家也不例外。[7]特别是在原告是外国人的情形下,法官更有可能依照被告的不方便法院抗辩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这似乎有倾向保护本国公民原告的嫌疑。[8]但是苏格兰上诉法院在Clements 诉Macaulay案中建立这一规范时,要求法院拒绝诉讼时,必须是出于所有当事人的利益考虑,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上。而且法院自身审理案件的便利与否不能作为考量因素。[9]不方便法院原则的运用无疑可以消除宽泛管辖权带来的不利影响,但是该原则由被告援引,且需要证明有更合适审理案件的法院存在,所以法院不愿管辖的私心就可能难以察觉。

不论首先受理案件的法院真实意思为何,不方便法院的确是一种间接限缩管辖权的有效模式。从另一个角度看,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的结果是移送管辖,这是解决过分僵硬的管辖权基础问题的措施。此外,原告恶意地在不同法院起诉所导致的平行诉讼,一方面既是司法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不同法院的判决结果可能互相矛盾,这无疑会阻碍涉外民商事交往的顺利进行。如果建立起不方便法院规范,则原告挑选法院也就变得没有意义,因为无论如何挑选,法院都会在被告的主导下,将案件移送到一个能获得公平判决结果的法院。2004 年影响深远的“包头空难案”就是很好的例证,中国的遇难者家属为了取得高额的赔偿,仅仅通过发动机的制造商这个“联系”,向美国提起了诉讼。最后美国法院裁定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将案件移交中国审理。站在情理和同情弱者的角度,案件在美国审理更加有利于抚慰遇难者家属。但是站在美国管辖权依据的角度来看,审理这一案件,未免“长臂”所及范围过广。

( 二) 一事一诉原则的运用

相同的当事人基于相同的事由在不同国家的法院同时进行诉讼时,就会导致司法资源浪费和诉讼结果冲突的现象。英美法系国家称之为“平行诉讼”,而大陆法系国家称之为“诉讼竞合”。实际上平行诉讼或者诉讼竞合的现象是两国乃至多国法院之间司法管辖权产生积极冲突的结果。这类国际平行诉讼会产生诸多不利的后果,加重当事人的经济负担,重复地浪费司法资源,还会增加判决在其他国家获得承认和执行的难度。因此要规制这种国际平行诉讼,究其本质就是要限制某一国家法院的司法管辖权,而要想法院主动拒绝行使管辖权,就有赖于“一事一诉”原则的承认。

该原则在各国的认识理解和承认都存在不同的差异。英美法系国家认为平行诉讼本身并不足以构成不合理,只有在一方当事人通过极不公平或不合理的行为,对另一方当事人造成了影响的情况下,法官才会行使自由裁量权对国际平行诉讼进行规制。所以,英美法系国家法院能否主动运用该原则限制自身的管辖权全赖于主观判断。而大陆法系国家通常采取更为机械的方式。就限制本国的诉讼管辖权而言,如果认为启动在先的外国诉讼可能产生会被承认的判决,本国法院就会中止或者驳回本国的诉讼。[10]总之,法院在运用一事一诉原则时,综合考虑的还是效益因素。部分的国际平行诉讼无疑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但是基于这种考虑能否使本国法院主动中止或者驳回本国的诉讼,支持其他国家法院对案件的管辖权,答案不是绝对的。尽管如此,该原则的适用也能从很大程度上缓和积极的司法管辖权冲突。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