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论文指导、论文范文、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法律论文 → 文章正文

人工智能的民法地位及侵权责任研究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2/4 10:13:50  

摘要:即使在人工智能技术飞速发展过程中,学术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对人工智能承担的法律责任各说纷纭,但是现阶段并没有超出现现行民法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的范围,故可以纳入既存法律体系寻求解决办法7,若现存法律体系无法解决建议参照公司法法人制度解决。

关键词:人工智能; 法律地位; 侵权责任;

一、人工智能的发展

根据人工智能独立于人类的不同程度,可分为: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1。弱人工智能只是一种工具,没有任何的独立意识,完全服从人类的指令是一种科技产品,适用产品责任制度即可,无需拥有民法意义上的主体地位。人工智能阶段是指可以独立思考并做出决策甚至为一定行为的机器,不再是被人类操控的工具,相反的,他已经具备了独立的意识,可以独立行动。故该阶段的人工智能已经具备了独立于人类生存的条件,应该赋予其法律地位。超人工智能则像科幻电影中演的一样,完全不需要依赖人类,可以自己创造新的机器人,该阶段的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生存有巨大的威胁。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正处于弱人工智能向人工智能过渡的阶段,本文也就这一阶段的人工智能民法地位和侵权责任问题展开讨论。

二、人工智能的民法地位

世界各国对于人工智能是否取得独立的法律地位的态度也各有不同,2016年6月欧盟提出赋予其独立的法律地位,说明了人工智能能够独立地从事民事行为并承担责任。2017年沙特赋予了机器人“索菲亚”国籍,自此女性机器人索菲亚获得公民身份,也就意味着其获得了与人类同等的地位,拥有同等的权利与义务。但是大部分国家现在并未赋予人工智能独立的民法地位2。因此目前对人工智能的民法地位即其是否具有人格问题仍存在多种不同的观点。法学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有否定说、肯定说、折中说3。三种说法都过于片面,为此,我们不妨将人工智能产品分类,其中一部分人工智能产品只能被当为工具,即弱人工智能,其当然无法享有民事权利与义务,不能成为民事法律主体,而另一些人工智能经过严密的编程,其系统的电路和元件构成了甚至可以与人脑的神经元数量相媲美的大脑,使其具有健全的身体和智商,具有独立的意志,其具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并且其意志和意识能力形成是通过机器不断学习不断累积经验而不断发展起来的,甚至也许可以创造出超过人类的智慧,通过不断自我决断,不断训练,慢慢拥有与人类相类似的独立意志,是可以赋予其主体地位4。为规制人工智能法律地位可借鉴法人以及非法人组织的立法经验,拟制赋予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类似法人登记原则,人工智能经专业的评测人员核准后登记批准,从而具有独立的人格,即具有民法上的“人”的身份。

三、人工智能与侵权责任

人工智能要想获得快速发展就必然要使其投放于市场,而使用中的产品必然存在着安全隐患,若产生侵权事件则责任的承担首先要厘清责任主体。

首先,生产者的责任范畴。生产者的产品责任的构成要件:1.产品存在缺陷。产品缺陷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他人人身健康、财产安全的不合理危险。故需建立人工智能产品标准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2.受害人具有损害结果既包括人身、财产损害也包括精神损害。3.产品缺陷与损害之间有因果关系。通常是由受害人举证证明损害事实是由使用或消费了缺陷产品而造成的,若生产者就缺陷不存在或者缺陷与损害事实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举证不明则认定产品存在缺陷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4.生产者产品责任适用于无过错归责原则。不考虑主观过错只要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则必须承担侵权责任。综上所述,若产品存在瑕疵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可直接向生产者追偿,也可向销售者请求赔偿,但销售者无过错,其向被侵权人赔偿后,销售者可向生产者追偿,二者承担的是不真正连带责任。

销售者的责任范畴。销售者承担责任的构成要件:1.由于销售者的过错使产品存在缺陷,销售者的过错一般包括积极的作为和消极的不作为;2.有损害事实的存在;3.销售者的归责原则是过错原则,销售者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生产者也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供货者,这恰恰说明销售者没有严格把好进货关存在过错,因此需要承担的是不能确定缺陷产品生产者的赔偿责任。建立人工智能缺陷产品召回机制,若是由于生产者原因导致产品缺陷应紧急召回,若由于销售者造成产品存在缺陷后应及时召回或停止提供服务。

此外,人工智能系统的设计者或部署者也应该纳入责任承担范围之内。设计者承担责任的构成要件为:1.设计存在缺陷即设计方案不合理;2.造成损害结果的发生;3.产品缺陷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即设计者证明该产品不存在缺陷或者证明该缺陷产品是由生产者,销售者或者第三人造成的,而不是由于设计方案出现问题导致,若无法证明则认定设计者设计的产品存在缺陷;4.设计者的产品责任制度是过错责任原则。

另外,使用者的责任范畴。如果使用者在使用过程中操作不当而造成他人的损害,那么就要区分“用人单位”与“非用人单位”两种责任形式。如果是用人单位的职工操作不当造成他人人身财产的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但如果劳动者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话,用人单位可以对其进行追偿。如果是非用人单位的其他个人造成损害的话,那么就有必要根据民事侵权责任的“危害行为,损害结果,因果关系,主观过错”四个构成要件进行具体判断,如果四个要件构成则使用者应当对其造成的损害结果承担侵权责任。根据德国法《道路交通法》最新修改,自动驾驶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最高赔偿限额分别提高到1000万欧元与200万欧元5。若使用者未履行警觉义务可参照德国法提高最高赔偿额度,加大惩罚力度。

最后,人工智能本身的责任范畴,若人工智能可拥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可依靠自己的能力获取报酬。因此,当该侵权事件的发生与生产者、销售者无关时,人工智能需承担侵权责任。若人工智能属于用人单位的职工,则在用人单位承担责任之余,该事件是由于人工智能本身的过错而发生时,用人单位可对其进行追偿。所以人工智能被赋予独立的法律地位侵犯了别人的权利,则人工智能可以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若人工智能属于人为制造的科技产品,适用产品责任制度。作为有独立意识的智能产品拥有独立民法地位的情况下,其责任的承担适用产品责任制度的同时,由于设计者、生产者、销售者之外的原因导致的侵权责任行为,应当由人工智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类似法人侵权问题由法人承担责任,法定代表人代为实施民事权利,人工智能由其拥有者代为实施民事权利,替代承担部分民事责任,例如赔偿补偿责任,但如果人工智能侵犯他人生命权或健康权等严重损害他人身心健康的权益,参照法人破产程序或者和解程序,由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特别程序。当人工智能无“监护人”时,作为法律上有独立地位的“人”,参照自然人或法人侵权责任法之规定,独立承担民事责任。除此之外可建立人工智能责任保险制度等风险分担制度,实践中,德国新的《道路交通法》规定要求生产者在高度自动化车辆上安装“黑匣子”,并且建立强制责任保险制度有利于侵权事件发生风险的承担以及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6。(下转第58页)

四、结论

即使在人工智能技术飞速发展过程中,学术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对人工智能承担的法律责任各说纷纭,但是现阶段并没有超出现现行民法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的范围,故可以纳入既存法律体系寻求解决办法7,若现存法律体系无法解决建议参照公司法法人制度解决。

参考文献

[1] 陈全思,张浩,栾群.人工智能的侵权责任与归责机制[J].互联网经济,2019(04):28-31.

注释

1米新丽,王亚兰.强人工智能的侵权责任承担分析[J].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7(05):58-65.

22010年11月,日本授予宠物机器人“帕罗”(Paro)以户籍,其发明人在户口簿上的身份是父亲;2017年10月,沙特阿拉伯宣布授予智能机器人“索菲亚”公民身份.

3刘洪华.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资格的否定及其法律规制构想[J].北方法学,2019,13(04):56-66.

4杨立新,张莉.连体人的法律人格及其权利冲突协调[J].法学研究,2005(5):4-5.

5张韬略,蒋瑶瑶.德国智能汽车立法及《道路交通法》修订之评介[J].德国研究,2017,32(03):68-80+135.

6刘洪华.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资格的否定及其法律规制构想[J].北方法学,2019,13(04):56-66.

7李晟.略论人工智能语境下的法律转型.法学评论,2019(4):99.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