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国贸论文 → 文章正文

OFDI对我国全球价值链嵌入的影响探讨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9/2 15:12:00  

摘要:在发展经济赶超的行业先锋中,发展中国家不得不依靠先进技术,但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仅缺乏自然技术禀赋,也缺乏核心技术。中国的技术进步主要依靠传统技术贸易,外商直接投资和自我发展。由于发达国家严格控制先进技术的出口,我国很难引进真正先进的技术,有时引进的技术并不完全适合国内市场的需要。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政府提出了“技术市场”战略,旨在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技术溢出效应。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技术进步通过这一战略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国内自主创新效率低下,不可避免地受到一系列主客观条件的制约,很难快速培育自己的技术竞争优势。因此,开展对外直接投资(OFDI)促进技术升级已成为我国的现实选择。在我国OFDI规模不断扩大这一背景下,以及我国迫切需要进行GVC升级这一需求下,能否通过OFDI获取东道国技术溢出并促进我国技术进步,从而实现我国的GVC升级?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OFDI; 技术溢出效应; 全球价值链(GVC);

一、引言

在发展经济赶超的行业先锋中,发展中国家不得不依靠先进技术,但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仅缺乏自然技术禀赋,也缺乏核心技术。中国的技术进步主要依靠传统技术贸易,外商直接投资和自我发展。由于发达国家严格控制先进技术的出口,我国很难引进真正先进的技术,有时引进的技术并不完全适合国内市场的需要。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政府提出了“技术市场”战略,旨在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技术溢出效应。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技术进步通过这一战略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国内自主创新效率低下,不可避免地受到一系列主客观条件的制约,很难快速培育自己的技术竞争优势。因此,开展对外直接投资(OFDI)促进技术升级已成为我国的现实选择。在我国OFDI规模不断扩大这一背景下,以及我国迫切需要进行GVC升级这一需求下,能否通过OFDI获取东道国技术溢出并促进我国技术进步,从而实现我国的GVC升级?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二、文献综述

对外直接投资(OFDI)企业将获得东道国的技术溢出效应。这些技术溢出效应与传统的本国研究中的FDI效应不同。传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东道国的企业和行业吸收投资企业的技术,而对外直接投资(OFDI)企业通过对外直接投资可以关闭东道国的先进研发资源,从而产生东道国到本国的正向技术溢出效应。我们将此类技术称为反向FDI技术溢出效应。Kogut & Chang(1991)[1]提出了对该主题的第一次系统研究,并在日本企业投资美国的基础上正式提出并测试了该命题,他们发现日本企业主要集中在研发密集型产业,更喜欢合资企业,其战略显然旨在获取和分享美国公司的技术。

技术获取的动机是公司OFDI的决定因素之一。许多经验证据支持这一论点。Pottlelsberghe和Lichtenberg(1996)[2]继续用类似的方法分析了1971年至1990年期间13个经合组织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和外国直接投资存量。他们得出结论,当OFDI进入研发富裕国家时,母国的生产力增加;相反,外国直接投资不是东道国技术溢出的渠道。Head(1999)[3]和Braconier & Ekholm(2002)[4]也支持这一观点。近年来,中国研究人员更加关注国内对外直接投资技术进步的影响。Ma Ya-ming和Zhang Yan gui(2003)[5],Zhao Wei(2006)[6]和Li Ping(2007)[7]等国内研究人员进行了分析和测试对外直接投资(OFDI)对国内技术进步的影响。

“GVC”概念源于Hopkins和Wallerstein(1977)[8]首先提出的“商品链”概念。Gereffi(1999)[9]将“商品链”概念引入了一个新的框架,他称之为全球商品链(GCC)。全球商品链(GCC)是指以产品为中心并在其中组装产品的组织间网络的集合,这些网络将不同的家庭、公司和国家联系在一起。Gereffi的框架列出了形成GCC的四个关键结构,它们是:输入输出结构、领土、治理结构和一个体制框架。

虽然GCC框架为对全球行业感兴趣的研究人员提供了一种可用的方法来分析空间分散和组织复杂的生产网络,并帮助他们从理论上理解全球经济运作,由于“商品”这个词的流行内涵,它无法揭示增值过程。因此一些研究人员(Gereffi,Humphrey等,2005)[10]提出了一个新的框架GVC来取代GCC。国内学者如张辉(2004)[11]等研究了GVC下各地区的产业升级模式。

三、OFDI对技术进步的影响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肯定了技术的双向流动,促进了企业突破对已开发核心技术的控制,使企业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先进的技术。国际研发溢出理论认为,对外直接投资的逆向溢出效应可以从企业、行业和国家三个层面发挥作用。

(一)企业层面

通过在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对外直接投资(OFDI),中国企业可以进入高新技术产业集群。通过图1所示机制的影响,可以实现公司层面的逆向技术溢效益。

技术集群(发达东道国)

图1 公司层面扭转技术溢出效应的方法

如图1所示,公司层面的逆向溢出效应主要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东道国子公司(研发机构)的知识获取;企业借助发达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通过模仿和跟随效应、联动效应、人员流动效应和平台效应等方式,参与高新技术产业集聚,从东道国获取先进知识和技术。这一阶段是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反向溢出的主要阶段。第二阶段是子公司(研发机构)通过各种渠道将知识转移到母公司;企业内部的技术、信息和研究成果由母公司掌握。这一阶段是企业内部的知识转移,同时也会极大地影响企业的获取逆向溢出效应。现阶段,对外直接投资企业需要加强对国外子公司(或研发机构)的管理,加强组织学习能力,以提高转移效率。

(二)行业和国家层面

在公司层面逆向溢出后,由于国内母公司与其他企业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将对同行业中的其他国内企业产生溢出效应。因此,整个行业的技术水平将得到提升,有助于促进产业升级。虽然对外直接投资企业通过前后联系与其他行业的企业相关,但这种溢出效应可以扩展到本国的其他行业,从而提高全国的技术能力和竞争能力。我国在获得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的同时,应该加强自主创新能力,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高我国在GVC中的竞争优势。行业水平和国家层面的反向溢出方式如图2所示:

图2 产业和国家层面扭转技术溢出的方法

1.行业层面:技术溢出与相关产业技术进步。

国内母公司与同行业其他公司之间的合作,可能会对没有OFDI的上下游公司产生协同效应,因此母公司在质量、技术含量和业绩上以及从关联公司采购产品时都将使用较高的标准。与此同时,母公司将积极提供产品信息、技术标准、技术培训和技术指导,以此提高供应商的技术水平,该过程称为技术溢出效应。当然,母公司对外直接投资取得的比较优势给国内其他公司带来了强烈的竞争压力,促使他们学习先进技术,形成了技术创新的良性循环。研究结果表明,OFDI企业个体通过相互关系效应和竞争效应,确实促进了行业的技术进步。

2.国家层面:其他行业的示范效应和技术进步。

根据波特在其作品“国家竞争优势”中所支持的钻石模型,OFDI的母公司肯定会占据国家钻石模型的最佳位置,并对其他国内公司发挥巨大的示范作用。通过模仿母公司,国内公司增加研发投入,投资海外获取技术,从而提高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

综上分析表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OFDI)可以刺激国内技术创新,促进国内技术进步。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发达国家开始对外直接投资,我们能够获得更先进的技术和研发经验,从而提高我们的创新能力。由于国内公司刚刚开始进行这种对外直接投资,他们在资金和信息方面遇到了很多问题。政府应鼓励对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产业进行投资,并提供财政支持,减税和信息指导,以最大限度地从不利的技术溢出中获益;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应更加重视人力资源管理,培训将提高员工的知识和经验,提高他们吸收外部知识和在公司内部分享的主动性;应建立开放的组织学习机制,以提高内部和外部之间以及公司内部的知识共享;应培养动态吸收能力,以寻求公司各个发展阶段与获取、吸收和转化利用外部知识之间的适应性。

总之,我国通过OFDI可以获取东道国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带动技术不断创新,提高产品附加值,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并以此提高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GVC)的地位。

四、技术能力对GVC的影响

将(技术能力)方法引入企业价值链框架,可以打开企业的黑匣子,并从微观的角度探讨地方企业在价值链中的升级机制,具体如下图:

图3 全球价值链内地方企业升级机制的框架

技术获取能力处于技术能力的表面层面。它使企业能够根据其现有知识,寻找外部知识来源,并从外部进行一系列选择、评估和介绍,以获取所需的技术知识。通常他们获得的知识是明确的知识。

技术吸收能力位于技术能力的中间位置。Cohen & Levinthal(1990)将吸收能力定义为识别新信息价值,吸收新信息并将其应用于商业目的的能力。从外部获得的知识被内化到企业拥有的现有知识系统中。通过模仿和学习,提高了当地企业的技术能力。他们可以逐步改进技术和技能,并将其应用于生产。技术创新能力是技术能力的核心。通过技术创新能力。企业可以自主开展创新活动,拥有新的知识体系,获得技术突破,生产新产品,形成自己独特的技术能力和自主技术平台。全球价值链中的本地公司可以通过技术创新能力获得升级,换句话说,创新促进了当地企业的升级,同时升级也受到四个因素的影响(如图3所示)。

因此,中国的本地公司应积极利用全球价值链,因为它是快速进入全球市场并从链中知识传播中受益的良好手段。此外,我国应通过扩大技术知识获取渠道,重视对技术创新能力至关重要的人力资源,建立有利于加强技术能力的内部制度环境,即创造学习型企业文化,努力培养和提高技术能力。最后,当地企业应该更加关注技术创新能力,并利用这种创新能力促进全球价值链的升级,借此提高他们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五、结论与建议

在开放经济条件下,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仍存在较大的技术差距。中国可以积极寻求对外直接投资缩小技术差距,投资技术领先的国家或地区,并通过对外直接投资(OFDI)向国外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提高公司的技术和管理水平。在全球价值链分工的新形势下,中国企业可以依靠积极的外资来打破发达国家对中国价值链中低端环节的锁定。外国投资的逆向技术溢出可以使中国迅速攀升至价值链(GVC)的高端。这样中国就可以在国际分工中获得更大的附加值,从而加速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扩大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的最终目标是积极有效地促进中国发展,技术进步提升了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为了不断扩大海外投资的逆向技术溢出,中国应积累极端的全球技术,充分利用全球资源,争取占领国际分工中GVC的高附加值部分。这需要国家宏观层面的政策支持、企业和行业自身的不断努力。

从国家层面来说。首先需要的就是政策和服务的支持,建立相关机构就投资国的市场环境和外国公司的研发实力提供咨询服务,为企业提供充分的法律和财务信息支持;完善对外直接投资(OFDI)保险制度,明确OFDI保险的保险范围和补偿措施,控制境外投资公司面临的各种资产合同和当地情况的风险。此外,针对全球价值链的高附加值生产环节已被发达国家的企业垄断这一现状,政府应该支持重点产业和研发项目,把人力资本集中在高新技术产业和大型企业上,培育在国际竞争中具有技术优势的企业和产业。从企业层面来说。首先要改善公司入门模式,例如从事技术收购的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应充分了解技术收购模式的特点和运营要求,并结合自身特点和比较优势,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最有利于海外企业长远发展的进入模式,并积极寻求当地合作伙伴。其次要加强企业的技术嵌入能力,通过充分了解被投资国的经济和法律政策,来逐步嵌入当地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集群,如美国硅谷等产业集群。最后,打铁仍需自身硬,自身拥有较强的研发实力才是企业可持续发展壮大的关键。因此,企业不应仅仅依赖投资、兼并和收购,还要注重增加研发投资,加强人力资源管理以及建立共享学习与交流机制等来提高企业的技术吸收和消化能力,不断增强自身实力。

参考文献

[1] Kogut B,Chang S J.Technological Capabilities and Japanes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J].Review of Economics & Statistics,1991,73(3):401-413.

[2] Lichtenberg F,Potterie B P,International R&D Spillovers:A Re-examination[R].NBER Working Papers,No.5668,1996.

[3]Head C K,Ries J C,Swenson D L.Attracting foreign manufacturing: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agglomeration[J].Regional Science & Urban Economics,1999,29(2):197-218.

[4]Braconier H,Ekholm K,Knarvik K H M.In Search of FDI-Transmitted R&D Spillovers:A Study Based on Swedish Data[J].Review of World Economics,2001,137(4):644-665.

[5] Ma Yaming,Zhang Yangui.Technology Advantage an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An Analytical Framework of Technology Diffusion[J].Nankai Economics Studies,2003(4):10-14.

[6] Zhao Wei,Gu Guangdong,He Yuanqing.Outward FDI and China Technological Progress:Mechanism Analysis and Tentative demonstration[J].Management World,2006(7):53-60.

[7]Li Ping,Cui Xijun,Liu Jian.Performance Analysis of R&D Capital Input and Output in Chinese Independent Innovation:with Discussion of the Effects of Human Capital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J].Social Sciences in China,2007(2):32-42.

[8]HopkinsT.and I.Wallerstein.Patterns of development of the modern world-system[J].Review,1977,1(2):11-145.

[9]Gereffi G.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ial upgrading in the Apparel commodity chain[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1999,48(1):37-70.

[10]Gereffi G,Humphrey J,et al.The governance of global value chains[J].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2005,12(1):78-104.

[11]张辉.全球价值链理论与我国产业发展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04(05):38-46.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