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国贸论文 → 文章正文

四川与中亚装备制造业合作的路径探讨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1/3/29 11:37:40  

摘要: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国内各省市自治区都在纷纷进行研究,抓紧出台各项措施,希望借此契机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四川作为西部经济的领头羊,也提出了自己的目标和对策。那么在“一带一路”建设正如火如荼开展的大背景下,四川究竟应该如何借助这股东风更好地推进自己的对外开放战略,建设西部的经济发展高地呢?

关键词:“一带一路”; 四川; 中亚; 装备制造业; 产业合作;

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的对外贸易获得了长足进步,截至2015年底,我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39 586.4亿美元,顺差5 945亿美元,连续第三年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7 130亿美元,进出口总额继续保持世界第二位(中国商务部网站以及湖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网站)。但在这骄人成绩的背后,是自2012年来中国对外贸易额,尤其是货物贸易额的低速甚至是负增长,再靠过去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支撑中国外贸进一步的发展。而在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率先提出了构建“路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设想,并在随后两年得到了沿线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积极响应。可以说,“一带一路”的提出,为我国发展对外贸易指明了新的方向,为我国开拓新的市场勾画出了新的蓝图。

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国内各省市自治区都在纷纷进行研究,抓紧出台各项措施,希望借此契机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四川作为西部经济的领头羊,也提出了自己的目标和对策。那么在“一带一路”建设正如火如荼开展的大背景下,四川究竟应该如何借助这股东风更好地推进自己的对外开放战略,建设西部的经济发展高地呢?

一、四川与中亚贸易的历史与现状

中亚地区,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区域,包括了阿富汗北部、印度西北部、伊朗北部、蒙古国、巴基斯坦北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多个国家。而它邻近的东欧地区被麦金德视为是世界的心脏,甚至有人提出“谁统治东欧,谁就能主宰心脏地带;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能主宰世界岛;谁统治世界岛,谁就能主宰世界”。尤其在当今面临美国对中国发展大力遏制的情况下,中国外贸向西发展,是摆脱当前困境的一个明智选择。四川要积极融入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大力发展与中亚的外贸关系是必然的选择。

四川与中亚的贸易往来,根据现有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早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前,古蜀国的邛竹杖、蜀賨布等商品就运往了中亚的阿富汗境内。与此同时,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也出现有来自南亚、中亚等地的琉璃珠、瑟瑟等串珠类装饰品;古蜀各遗址中也出土有大量蕴含西亚、中亚等地文化因素的青铜雕像群和各类金器,这些都充分证明四川与中亚各国自古以来就交往密切。而双方之间的交流,最主要的通道就是南方丝绸之路。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开放程度的不断深入,四川与中亚地区的交流更为密切。在服务贸易上,2012年1—10月,四川对外承包工程对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出口8.6亿美元,爆发式增长7.9倍,占全川对外承包工程出口总值的48.9%,中亚五国一举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四川对外承包工程业务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随着蓉欧铁路的开通,以及中亚班列的投入运营,四川与中亚地区的货物贸易也在稳步推进。据统计,2016年1—6月,四川对中亚五国的贸易额已经达到5 646万美元。为了推进四川与中亚的贸易,省商务厅还在2015年5月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举办了“四川百企进中亚”———丝绸之路经济带贸易投资促进活动,许多川企也有进军中亚的打算。以家具产业为例,比什凯克的最大市场———大唐家具建材市场内,就有很多中国商户,而且这里的家具60%来自成都,经营者中成都人所占比例也相当高。

但是就目前来看,四川与中亚地区的贸易形势并不十分乐观。2016年1—6月,四川对中亚五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43.6%,双边贸易额占四川对外贸易额的0.5%;而2012年同期,四川与中亚五国的贸易额是53 837万美元,占四川对外贸易额的2.9%。可见这4年以来,双方贸易出现了严重的萎缩。

二、四川与中亚装备制造业发展现状与合作前景分析

(一)四川装备制造业发展历程与现状

装备制造业,是国内学者提出的特有概念,指为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提供生产技术装备的制造业核心产业集合,有人称其为“工业之母”。按照公认的标准,大体涵盖金属制品业、通用装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电器装备及器材制造业、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装备制造业等七个行业大类。目前,中国的装备制造业产值已经占全球的1/3,居世界首位,其中机床产量占全球的38%,船舶制造占世界的41%,发电设备产量则占世界的60%。

而装备制造业在四川的起步,发端于清末四川总督丁宝桢所创办的四川机器制造局。之后,虽然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滞,随着20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的爆发,大量沿海机器制造企业往中西部内陆迁移,四川的装备制造业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其所创造产值位占全国总产值的近1/3。建国以后,随着五年计划的顺利推进,以及“三线建设”的实施,四川省装备制造业再次迎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并逐渐成为与上海、东北并列的全国三大装备制造业基地之一。当前,四川已经研制出了一大批在发电、运输、工程建设、钻探、航空航天等方面的具有世界先进技术的成套设备。截至2013年年底,四川省装备制造业累计生产的水轮发电机组、汽轮发电机组、大型电站铸锻件和大型连铸连轧等设备的产值在全国相关总产值中的占比已超过了全国总量的35%,居全国首位。为了推动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四川还将其作为重要的龙头支柱产业,列入建设四川省西部经济高地的“7+3”和“1+8”产业规划中。目前,四川已经拥有成都、德阳、自贡三大装备制造业发展基地。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统计,四川铁路、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专用设备制造,仪器仪表制造等行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6.7%、16%、13.8%。四川力争到2022年,装备制造业规模达到1.2万亿元。

(二)中亚地区装备制造业发展历程与现状

中亚五国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属于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苏联解体之后才开始独立发展自己本国的经济。因此这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一直都有重工业偏好。20世纪50年代,中亚五国在制造业方面建立了一批能源、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和化学品生产企业,使中亚成为苏联重要的经济区之一。之后随着该地区加工工业的发展,一批大型棉纺织加工企业、水果和蔬菜加工企业相继建立,冶金工业和机械制造业也得到迅速发展,主要是生产农用机械。随着苏联的解体,中亚国家纷纷独立,之后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也有所下降,直到2010年,才基本恢复到独立前的水平。除此以外,中亚五国的制造业空间分布极不均衡。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

乌兹别克斯坦可生产挖土机、拖拉机、牵引和悬浮式农业机械和设备。同时其拥有中亚地区唯一的飞机制造厂,可以组装伊尔-76大型运输机,生产伊尔-114-100型中程客机,同时可为波音公司生产飞机仪表板的部分配件。除此之外,该国自2000年以来,一直努力发展汽车制造行业。根据统计,其汽车制造业的国产化程度已达到了60%,国内生产的汽车零部件超过了600种。与此同时,在其他一些机械设备的制造上,乌国还存在大量的市场缺口,如在2016年4月15日塔什干举行的“绿色论坛—2016”上,乌兹别克斯坦能源公司代表就表示,乌水电站设备已超期使用30多年,磨损率达100%。

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国家,近几年加工制造业发展迅速,产值从2001年的68亿美元发展到2013年的386.5亿美元,在工业总产值中占比约为21.2%。但整体而言,哈加工制造业薄弱,机械制造业带来的增加值仅占哈经济总增加值的0.6%,本国工业制品消费基本依靠国外进口,如进口占哈国内机械产品消费总量的92.1%。最近10年来,哈金属制品出口在出口总额中的比重降至12.3%,化学制品降至4%,而机械制造类产品仅占1%。据统计,2015年哈萨克斯坦制造业中,冶金业所占比重最大,产值21 193亿坚戈,有色金属冶金产值13 791亿坚戈,黑色金属7 344亿坚戈;比重位居第二位的食品制造业产值10 748亿坚戈;其次是化工业产值8 333亿坚戈和机械制造业6 144亿坚戈(同比下降29.6%);位居第五位的是金属制品,产值1 446亿坚戈。

(三)四川与中亚装备制造业合作前景分析

经过长期的建设和发展,四川的装备制造业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比较优势,不仅产品种类齐全,还凭借质量过硬在世界范围赢得了声誉,具有了一定的竞争力,其中以东方电气、成发科技、新筑股份、利君股份、华西能源、海特高新等六家上市公司表现最为抢眼。

如,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在2012年突破性地实现了在水电、火电、风电、核电、气电六个领域内的“六电并举”,成为中国光伏界“黄埔军校”,目前集团可批量研制1000MW以上等级的水轮发电机组、超临界火电机组和核电机组,以及重型燃气轮机设备、直驱和双馈全系列风力发电机组、高效太阳能电站设备、氢能客车、大型环保及水处理设备、电力电子与控制系统、新能源电池及储能系统、智能装备等产品,产品和服务出口到近80个国家和地区,创造了中国发电设备出口历史上若干个第一,连续24年入选ENR全球250家最大国际工程承包商之列。新筑股份公司形成了轨道交通系统、桥梁功能部件、地质灾害处理、超能电池制造、噪声及污水处理、特种汽车、纯电动公交系统、电动物流系统等产业,在成都、北京、上海、眉山、雅安、杜塞多夫等地均建设有制造基地,建立了覆盖全国的营销服务网络,产品与服务覆盖了全国各地和全球四大洲的47个国家,并拥有438项专利技术,其中发明专项74项。利君股份公司作为中国辊压机行业的引领者,针对不同的工况条件和矿石类别研发设计了不同的粉磨系统,率先将辊压机应用于水泥生料粉磨中。目前公司拥有200余项专利,并多次获得省级和国际相关部门的表彰。

反观中亚地区,长期以来的工业发展都依赖其丰富的能源矿产资源,采掘行业占据其经济的重要地位。但在开采能源和矿产的过程中,普遍存在着设备老化落后、效率低下等问题,如吉尔吉斯斯坦开选矿、开采设备缺乏,地矿资料陈旧,电力行业损耗严重,设备老化导致的技术损耗使电力产业陷入困境。同时,中亚地区的道路、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普遍不足,严重制约了其工业的进一步发展。而中亚地区一直重视的农业生产加工制造,以及一些轻工业产品制造行业,也因为设施设备的落后和紧缺,以及关键核心技术的缺失,始终无法得到很好的发展,至今仍需要大量依靠国外进口。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剥绒机老化导致效率低下,出绒率只有32%,低于我国新疆地区35%的平均出绒率;榨油设备陈旧,棉籽的出油率只有10%~15%,远低于我国23%的出油率;而塔吉克斯坦农业机械严重不足,采棉机等设备极其缺乏,而且老化严重,得不到修理。

在此背景下,四川与中亚的装备制造业合作,尤其是机械设备制造业的合作,可以说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三、四川与中亚装备制造业合作面临的问题

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四川与中亚开展装备制造业贸易潜力巨大。但同时,与中亚开展贸易也面临着许多未知的风险与问题。

第一,四川装备制造业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影响了与中亚之间的合作。首先,四川省装备制造业在整个工业中所处地位与沿海相比还存在差距。以其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来看,虽然四川装备制造业的总产值已经超过了上海,但是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的比重仅有上海市的一半。其次,四川装备制造业的综合经济效益落后,核心竞争力不足。以2012年的数据来看,长三角地区装备制造业的利润总额占全国的50%以上,而四川仅占全国的2.35%,企业普遍存在更新换代慢、创新意识缺乏的问题,且人才和软件引进不足,管理制度落后,难以适应市场需求。

第二,中亚地区存在政治风险会影响四川与中亚的装备制造业合作。首先,中俄之间政治经济上的相互合作与竞争,会影响四川与中亚之间的经济合作。俄罗斯一直视中亚为其势力范围,目前已经与中亚国家形成了“欧亚经济联盟”“独联体自贸区”等在内的一系列区域经济一体化协定,且自身的装备制造业竞争优势突出。而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虽然秉承开放包容的理念,但并不能完全抵消俄罗斯的顾虑,且随着俄罗斯经济近几年陷入困境,国内民族主义有抬头趋势。在这一背景下,虽然目前中俄关系发展良好,但一旦出现两国相互竞争的情况,俄罗斯一定会采取相应措施干预中国在这一地区的经济合作,这势必也会对四川的装备制造业贸易造成影响。其次,中亚复杂多变的政治形势,给双方经贸合作造成了潜在的巨大风险。一方面,三股势力在中亚地区的活动,加上美国插手中东事务,进一步给极端势力的成长制造了空间,给这一地区的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如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遇袭就是一例典型由东突组织策划推动恐怖袭击事件。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尤其自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之后,美国和俄罗斯,甚至日本都在这一地区的暗中角力,会影响到当地政府与中国的合作意愿,进而影响四川装备制造业在当地市场的发展。

第三,中亚国家不健全的法规与监管机制会造成经济贸易壁垒,影响双方的经贸合作。中亚国家和中国一样,也处于社会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由于其经济发展水的平的落后,在摆脱苏联模式的计划经济体制之后,并未建立起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一系列法律法规。政府对市场干预较多,且政策多变,造成了市场的而低效率和高风险,增加了企业贸易和投资的成本。同时,许多国家还对进口商品设置了过高的关税和过于苛刻的非关税壁垒,这进一步限制了外国商品的进入,对于中国商品来说尤其如此。

第四,中亚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平衡,以及技术标准的不一致,增加了双方贸易和投资的难度。中亚五国,虽然在地域上相邻,文化上相近,但是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明显,由此导致各国在政策措施、经济干预、发展理念等方面存在普遍差异,中国企业在面对这个市场时,不能如欧盟或北美自由贸易区一样当成一个整体对待,而需要分头了解不同国家的具体情况。同时中亚地区的技术标准一般采用欧盟等国际标准和自有的国家标准。例如,哈萨克斯坦就有2.1万个独联体跨国标准,还有1 442个自有的国家标准,在农业装备、汽车行业、信息化和自动化设备等方面的都与中国标准存在差异,这导致中国装备难以进入该国市场。

第五,国内外竞争者的加入,将会加剧中亚装备制造业市场的竞争。一方面,由于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单纯依靠金融、通讯等服务行业难以维持一个国家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都纷纷制定了制造业复兴战略———德国“工业4.0”和美国“制造业回归”,且在这一过程中融入了大量的智能制造和互联网等元素,尤其是数字化个性定制、延伸产业链后端环节等新兴商业模式,使他们在国际市场上逐渐占据主动。另一方面,老牌装备制造业基地上海,以及西部的陕西、重庆,甚至新疆等地,都纷纷把装备制造业作为本地发展的支柱产业,在国内外市场上与四川企业开展竞争。来自国内外的双重压力,将会制约四川企业开拓中亚市场的步伐。

四、四川与中亚装备制造业合作的路径

“一带一路”为四川装备制造业走出国门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其要取得成功,归根结底需要能够提供出满足国外市场需要的产品。四川要更好地开展与中亚地区国家的产业合作,解决目前贸易中面临的问题,就必须顺应经济发展的现状,努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在改革中实现双方产业的良性互动。

第一,四川装备制造业需要综合考虑市场需求,开发适合中亚地区的中小型设备,实施市场补缺战略占领市场。目前,四川装备制造业虽然发展迅速,但是与上海等地仍有差距,在生产大型高端设备上并不占据绝对优势。而另一方面,中亚地区大部分还比较落后,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更加急需的是适应当地生产生活需要的中小型设备。以电力设备为例,中亚地区大部分国家电力供应都存在缺口,而目前包括中亚国家、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投资建设的大型电力企业,还无法满足当地需求,许多农村地区的居民供电依靠的仍然是一些中小型电企的发电,甚至是小型的家用发电设施。四川企业需要针对这一情况,开发适应当地需求的电力设备,以及其他一些中小型机械设备,以占领更广阔的中亚市场。在这其中,考虑到中亚地区人们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企业在生产制造过程中需要考虑的核心原则就是“质优价廉,操作简便”。

第二,四川装备制造业在占领中亚市场的过程中,需要与金融服务业融合发展。装备制造业,多是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的行业,四川企业无论是国内生产再进行外销,还是在中亚当地投资设厂,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而国内申请贷款程序繁杂,对中小企业限制颇多;如果向中亚银行贷款,当地的金融服务业又相对落后,无法满足投资建设的需要。要让四川装备制造业在中亚站稳脚跟,必须要推进配套的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四川作为西部金融中心,本身金融业较为发达,不但有大量的国内外大型银行集团,而且有包括成都银行、成都农商银行等在内的实力强劲的本地银行企业。在这一背景下,四川制造企业需要加强与这些金融企业的合作,在资金上争取更多的支持,以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生产经营目标,尤其是逐步实现自己在产品上的不断技术创新和升级。除此以外,四川企业可以更多考虑实现装备制造业生产的服务化,借助自己的产业优势,尤其是在服务上的优势,拓展自己的生产链条,由制造环节更多地向研发和销售环节拓展。

第三,四川企业需要加强与国内外企业的合作,通过收购兼并等多种方式,增强自己的竞争实力,并更好地占领中亚市场。中亚市场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许多装备制造业巨头,如美国通用、德国西门子等等都希望在此占据一席之地。而四川企业起步晚,技术与资金实力都不占优势,要与这些国内外的制造业巨头竞争,就必须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要提升自己的实力,除技术创新以外,开展国际间的收购兼并是一个有效的捷径。如江苏长电集团,就通过收购新加坡星科金朋公司,提升了自己在国际同行业中的地位,增强了自己的竞争实力。四川企业也可以效仿这一做法,一方面与国内外企业进行技术研发、产品制造以及销售等生产链条上全方位的合作,另一方面需要更加大胆的在国际上开展兼并收购工作,借助其他企业的技术优势、销售链优势以及管理优势,帮助自己快速占领市场,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第四,四川装备制造企业在产品生产与销售过程中,要更多借助“互联网+”战略,推动产品走出去。作为互联网大国,中国实施“互联网+”战略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尤其是电子商务的发展在近几年来更为迅猛。而中亚国家因为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互联网的覆盖率还较低,电子商务的发展较为滞后。四川装备制造企业需要针对这一现状,一方面加大电子通讯设施设备在中亚市场的拓展步伐,加快当地的互联网建设;另一方面要利用现有的设施设备,跨越式推动当地电子商务等新兴商业模式的发展,利用互联网推动产品的个性化定制生产,同时拓宽自己的销售渠道。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也可以与阿里巴巴、e Bay等互联网巨头合作,建立专门针对四川装备制造企业的购物网站,让更多的中亚企业和个人通过互联网方便快捷地了解四川产品,同时提升购买的速度和效率。

第五,四川装备制造企业需要针对中亚国家的不同情况,生产出适合不同国家的适销对路的产品。中亚地域广阔,各国自然地理、人文地理等情况各有不同,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四川企业需要加强对当地的市场调研,针对不同市场制定不同的产品生产和销售战略。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油气资源较多的国家,最迫切需要的是资源的开发和深加工方面的机器设备,四川企业可以凭借自己的经验和优势,为其提供油气资源采掘,尤其是深加工方面的设备,这不但可以促进自身装备的出口,还可以帮助中亚国家延长自己产品的价值链,实现双方的共赢。乌兹别克斯坦等传统农牧业较为发达的国家,四川则可以凭借自己在农业机械上的优势,为其提供适合当地的中小型农机设备,如采棉机、羊毛加工设备等。而塔吉克斯坦等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的国家,迫切需要的是建立本国便捷的交通网络,四川可以凭借自己在轨道交通设备方面的优势,大力参与其基础设施建设。

参考文献

[1] 湖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服务业发展处.2015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继续位居世界第二[EB/OL].湖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网站,2016-04-22.

[2] 中国商务部商务数据中心.货物进出口年度统计[EB/OL].中国商务部网站,2020-01-21.

[3] 安虎森,郑文光.地缘政治视角下的“一带一路”战略内涵---地缘经济与建立全球经济新秩序[J].南京社会科学,2016,(4):5-14.

[4] 盛毅.四川装备制造业迈向“高端”[N].金融投资报,2016-07-19.

[5] 柯兰.乌兹别克斯坦领跑中亚汽车制造业[J].中亚信息,2011,(8).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欧亚司.乌兹别克斯坦水电站设备超期服役逾30年[EB/OL].中国商务部网站,2016-05-25.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欧亚司.乌兹别克斯坦资源和主要产业情况[EB/OL].中国商务部网站,2014-05-30.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欧亚司.哈萨克斯坦资源和产业情况[EB/OL].中国商务部网站,2014-05-30.

[9] 商务部驻哈萨克斯坦经商参赞处.原材料国家需适应危机(二)---哈萨克斯坦篇[EB/OL].中国商务部网站,2016-04-28.

[10]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重大装备处.四川省1-7月机械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7%高出七大优势产业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EB/OL].四川省经信委网站,2016-08-29.

[11] 徐建伟,赵芸芸.“丝绸之路”背景下我国与中亚国家产业合作的重点研究[J].开发研究,2014,(5):17-21.

[12] 刘智莉,杨施政.“双链”协同视角下的中亚装备制造业市场拓展研究[J].管理观察,2015,(10):59-61.

[13] 张文杰.基于路径分析的四川省装备制造业技术进步影响因素研究[D].重庆:重庆师范大学,2015.

[14] 颜信.古蜀与中亚经贸交流考[J].中华文化论坛,2013,(12):17-22.

[15] 童星燕.中亚五国成四川省对外承包工程最大贸易伙伴[EB/OL].新华网四川频道,2012-11-30.

[16] 余力.四川百企进中亚新都企业签订2500万美元意向合同[EB/OL].新华网四川频道,2015-06-09.

[17] 叶胥.区域发展格局调整下的西向拓展战略研究---以中亚为例[D].成都:四川省社会科学院,2010.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