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护理论文 → 文章正文

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在乳腺癌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病人中的应用研究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10/27 10:34:39  

摘要:与治疗手段进步、医疗模式完善相伴生的是乳腺癌病死率逐年下降且5年存活率明显提升的现状[1],化疗是乳腺癌病人重要且主要的治疗选择方案[2,3],但该疾控技术在对乳腺癌恶性细胞做出有效控制甚至杀灭的同时,也会使人类机体的正常细胞遭受不良影响[4],从而伴生皮肤损害与肠功能紊乱、肝功能损害与骨髓功能抑制等系列性毒副效应[5,6],致病人身心健康受损明显[7],生活质量下滑严重[8,9]。预期性恶心呕吐指接受过一个或数个化疗周期干预的肿瘤病人在再次接受化疗用药之前甚至于去往医院之前就表现出的恶心呕吐症状[10],常规镇吐用药对该类症状几乎无法起到缓解作用[11,12],该症状在乳腺癌化疗病人中发生率可达41.7%,且呈现伴随化疗进程而加重的特点,是引发乳腺癌化疗病人严重不良情绪、生活质量下滑、功能性健康状况不佳、化疗延迟中断的重要原因之一。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建立于对护理对象身心关怀需求的有效观察与同体式体验感悟基础之上,通过合宜的身体触摸护理活动及情感互动沟通、精神心理支持、人际关系协调、问题积极解决等心理触摸护理活动,使护理对象处于生理舒适、心理安全、认同度提升、希望感重建、温馨和谐感环绕的状态[13]。由于乳腺癌病人预期性恶心呕吐兼具生理与心理反应双重属性,故本研究尝试以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来解决该护理问题,效果较好。现报告如下。

关键词:乳腺癌; 化疗; 关怀性触摸; 恶心呕吐; 护理;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8年3月—2019年2月于我院行化疗干预并出现预期性恶心呕吐问题的84例乳腺癌病人为研究样本。纳入标准:确诊为乳腺癌,且曾接受过不低于1个周期的化疗干预;知晓自身病情,有预期性恶心呕吐史;无意识交流障碍;入组前未接受过镇吐药物治疗,肝肾功能正常。排除标准:并存中枢神经系统及胃肠道肿瘤。入选84例病人均为女性;年龄在(44.58±12.80)岁;已接受化疗周期数(3.05±1.02)个;预期性恶心呕吐分级情况:Ⅰ级34例,Ⅱ级28例,Ⅲ级12,Ⅳ级10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与试验组各42例,两组病人在年龄、化疗周期、恶心呕吐分级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干预方法

对照组接受乳腺癌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常规护理,包括专题教育、语言安抚、呕吐管理等,试验组在此基础上加用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干预,具体实施方式如下。

1.2.1 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培训

项目开展前,由护士长及高年资中医护理专业人员、心理咨询师组成项目培训小组,对科室护理人员开展专项培训,培训内容为:①预期性恶心呕吐定义、特点、发生时间、护理评估、影响因子、危害性等;②关怀性触摸定义、起效机制、实施方式;③中医按摩取穴部位与按摩手法;④护理人员关怀体验及行为能力的培训,前者包括行为观察、专业敏感、情境分析及同理体验培训,后者包括情感互动沟通、精神心理支持、人际关系协调、解决问题培训,培训方式包括知识讲解及情景模拟演练。

1.2.2 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

①关怀体验:责任护士就护理对象文化教育经历、病史、病情现状与进展、身心状况等加以沟通了解,在此基础上对护理对象的预期性恶心呕吐成因及程度加以评估,以真诚关爱态度亲切问询护理对象目前预期性恶心呕吐的身心感受,耐心细致地倾听护理对象对其预期性恶心呕吐症状的描述,提供该症状的知识宣教及强调危害性,说明镇吐药对该症状的低效/无效原因,就关怀性身心触摸概念、目的、实施方式及效果等行详细解析,征得护理对象同意。②实施:首先,身体触摸。通过穴位按摩实施,取中脘、足三里、三阴交、神门、内关5穴为按摩部位,各穴均按摩5~10 min。其次,心灵触摸。通过观察交流实施,对护理对象面部表情、情绪动态等加以观察,轻声而清晰地询问护理对象接受身体触摸时的感受,同时借助于知识宣讲、积极案例引导、正向激励、优点阳性强化等开展情感互动沟通,促成护理对象积极有效的情感表达。关怀性身心触摸活动结束后,主动对病人进行护理体验感受及护理建议的征询并加以记录,以其感受及合理建议为据,在符合关怀性身心触摸基本要求的前提下灵活就实施时间及方式等加以调整与实施。自本化疗周期首次化疗前1 h实施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活动,每日实施1次,每次30~60 min,连续实施至本化疗周期结束。

1.3 评价指标

①干预前后以抗癌药物急性、亚急性、毒性反应标准[14]为评价参考,对两组乳腺癌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病人行恶心呕吐分级评定,该标准将恶心呕吐分为0~Ⅳ级,无恶心症状计为0级,有恶心症状计为Ⅰ级,有暂时性可耐受的呕吐症状计为Ⅱ级,有不能自行耐受的呕吐需行用药干预计为Ⅲ级,有难以控制的呕吐症状计为Ⅳ级。干预后恶心呕吐分级较前改善一级及以上者计为改善。比较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恶心呕吐改善率。②以焦虑自评量表(SAS)与抑郁自评量表(SDS)[15]为工具施行两组病人干预后负性情绪的评定,以上两量表均由20个条目构成(均以1~4分赋分),各条目评分之和为原始分值,再乘以1.25并取积的整数部分计为标准分,SAS和SDS标准分分别大于50分和53分提示病人焦虑、抑郁处于阳性状态,且分值越高表明负性情绪程度越重。比较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焦虑、抑郁评分。③以乳腺癌病人生活质量量表(QLSBC)[16]为工具对两组病人行信仰、心理、躯体及社会4大因子的生活质量评定,满分460分,分值越低则提示生活质量越差。比较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生活质量评分。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x¯±s)表示,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评分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例(%)表示,恶心呕吐改善率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表1 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恶心呕吐改善率比较

注: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恶心呕吐改善率比较,χ2=4.200,P=0.040。

表2 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焦虑、抑郁评分比较(x¯±s)(x¯±s)

表3 两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生活质量评分比较(x¯±s)(x¯±s)

3 讨论

3.1 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可减轻乳腺癌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程度

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在乳腺癌化疗病人中高发且控制困难[17,18],是身心因素共同作用的复杂性表现而非单纯生理症状,对症应用镇吐药基本不奏效,需要探讨药物治疗之外的有效干预模式。触觉属于机体最基础的感官组织,皮肤是人类机体最大的触觉器官及神经系统外在感受器[19],机体接受适宜部位、适宜强度外力触摸时,其特殊神经末梢感受器得以激活并经脊髓神经将感觉信息传送至大脑从而催生类吗啡样物质分泌,在兴奋人体精神的同时还可将此感觉信息经血液神经感觉传导系统等传送至机体各部位,最终发挥较好的保健治疗效应。触摸护理意味着构建关系、表达友好及给予护理对象愉悦感[20],已在护理领域赢得广泛认可应用[21]。本研究邀请中医护理专业人员参与项目方案制定,基于经络原理及中医技术取合谷、内关、中脘、足三里等穴实施按摩,再加以积极的心理关爱与情感支持等心理触摸护理,发挥身心并治共护效应,使试验组乳腺癌化疗病人的预期性恶心呕吐程度得到了较好改善,如表1所示,试验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恶心呕吐改善率明显高于对照组。

3.2 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可明显改善乳腺癌化疗预期性恶心呕吐病人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

关怀性身心触摸将身心护理有机整合,在缓解生理症状的同时也具备心理改善功效。神门穴是手少阴心经,心藏神,对此穴的按摩具备心气郁结打开效应;内关穴属心包经,对此穴的按摩有改善抑郁之效;本研究将上述两穴纳入身体触摸项目,可发挥较好的纾解负性情绪作用。关怀性身心触摸不但增加了护理对象自护士身体触摸中受益的机会,同时也促进了护患间的心理互动,触摸者开展科普化知识宣讲,协助护理对象认知到预期性恶心呕吐的主观症状属性,知晓通过正确应对可加以克服与控制,促成护理对象的主动勇敢应对心理与行为,以成功案例展示使护理对象接受预期性恶心呕吐可获成功解决的积极心理暗示,催生其积极应对信念,正向激励法向护理对象提供正向积极的心理支持,增进其预期性恶心呕吐控制信心。关怀性身心触摸护理活动使护理工作者在充分感悟与分析护理对象关怀需求的基础上,确定正确的关怀导向并进行合理有效的身心护理,在改善乳腺癌化疗病人预期性恶心呕吐症状的同时也对其焦虑、抑郁进行了有效纾解,并使该类病人受益于生理症状与心理问题的同步解决而获得生活质量的提升,如表2和表3所示,试验组乳腺癌化疗病人干预后焦虑、抑郁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QLSBC生活质量各因子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

参考文献

[1] 吴加花,郑雪,冯燕虹,等.系统化护理对乳腺癌患者在TCA方案治疗期间负性情绪及癌因性疲乏的影响[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6,35(12):1666-1669.

[2] 阮璐,康莉.PDCA循环式护理干预对乳腺癌术后化疗患者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7,23(2):1-2.

[3] 吕时花.延续性护理对乳腺癌术后化疗患者遵医行为、健康知识掌握和生活质量的影响[J].护士进修杂志,2018,33(22):2104-2106.

[4] 周立芝,高健,张淑芳,等.图文式临床护理路径在乳腺癌化疗患者中的应用[J].中国煤炭工业医学杂志,2019,22(2):201-204.

[5] 万卉.中西医结合护理改善乳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的临床观察[J].医学信息,2019,32(11):185-187.

[6] 董巧敏.舒适护理在乳腺癌化疗致重度骨髓抑制患者护理中的应用效果[J].辽宁医学杂志,2017,31(2):33-35.

[7] 朱春皊,胡淑英,李小青.人性化护理干预对乳腺癌患者化、放疗后耐受性及生存质量的应用研究[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8,32(4):88-90.

[8] 祝华英.中医适宜技术改善乳腺癌术后化疗患者焦虑情绪和胃肠道反应的疗效观察[J].护理与康复,2018,17(7):73-75.

[9] 严华.中医综合疗法对乳腺癌术后生活质量的影响[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7.

[10] 黄妹妹,罗瑞君.放松训练对化疗患者预期性恶心呕吐的效果观察[J].护士进修杂志,2019,34(2):171-172.

[11] 周海清,魏丽丽,卜晓佳,等.延续性护理在恶性肿瘤预期性恶心呕吐患者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18,24(9):4-6.

[12] 郑雪梅,刘月琴.心理行为干预对乳腺癌患者预期性呕吐影响的研究[J].华西医学,2016,31(5):923-926.

[13] 韦秀霞,彭剑英,张秀伟.关怀性触摸对失能老年人抑郁症状的干预效果[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6,33(16):52-55.

[14] 周玉梅,彭剑英,张秀伟,等.乳腺癌患者预期性恶心呕吐的关怀性触摸干预[J].护理学杂志,2017,32(23):37-38.

[15] 林秋莲,郑素芬,温玊枝.综合护理干预在乳腺癌化疗患者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23):103-104.

[16] 叶桦,王虹,代晓捷.延续性护理对乳腺癌患者术后化疗健康知识掌握情况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广东医学,2015(1):159-161.

[17] 蒲香蓉,张印,李绍旦.温胆汤联合托烷司琼治疗EC方案化疗所致重度呕吐临床研究[J].中医学报,2017,32(7):1141-1143.

[18] 蒋著椿.中医外治法防治化疗相关性恶心呕吐的治疗进展[J].广西中医药,2016,39(3):4-7.

[19] 王翠荣,汪敏.自我效能干预联合触摸护理对子痫前期产妇心理应激反应及分娩结局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8,16(28):3526-3528.

[20] 王宇迪,高敏,雷宁,等.触摸及其在护理工作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护理学杂志,2017,32(2):111-113.

[21] 林芳,姜珊,沈潇洁,等.触摸在护理领域中应用的研究进展[J].科技资讯,2016(13):163-164;166.

  • 上一个文章:脑深部电刺激治疗帕金森病术后并发症观察与护理探讨
  • 下一个文章:没有资料
  •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