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论文指导、论文范文、论文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教育论文 → 文章正文

大班幼儿真人和卡通面孔吸引力与面部表情相互影响探讨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1/23 10:27:31  

摘要:面孔不仅是身体构造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能体现人的性别、年龄、身份、情绪状态等,具有重要的社会性意义。[1]面孔吸引力是指目标人物的面孔所诱发的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并促使他人产生接近意愿的程度,[2]而面部表情则是情绪在面部的集中体现。[3]以往研究多以对称性、平均化和性别二态性、面部特征值等静态指标来判断一张面孔是否具有吸引力,却弱化甚至忽视了面部表情这一动态的面部特征因素。近年来,研究者开始察觉面部表情与面孔吸引力之间的微妙关系,试图通过科学实验来深入探究两者间的联系。然而,已有的相关研究的研究对象多为成人,缺少幼儿被试,实验材料中更是鲜有卡通这一幼儿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面孔刺激。对幼儿来说,卡通面孔表情夸张,深具吸引力,且令人印象深刻。因此,本研究尝试以幼儿为被试,以真实和卡通面孔表情图片为材料,从这一全新视角深入探讨面孔吸引力与面部表情之间的联系,以期为幼儿面孔研究拓展思路,从而更深入地认识幼儿面孔认知的心理机制。

关键词:幼儿; 面孔吸引力; 面部表情; 真人面孔; 卡通面孔;

一、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选取杭州市某幼儿园大班幼儿60名,男女各半,平均年龄5.67岁。所有被试均自愿参与,无精神病史,视力正常,右利手。

(二)实验材料

从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中心的儿童表情面孔图片库(NIMH Child Emotional Faces Picture Set,NIMH-ChEFS)中选择真人中性表情图片50张,真人年龄为10~17岁,男女各半。由30名在校大学生(男女各半,平均年龄21.3岁)及杭州市某幼儿园69名大班幼儿(男35名,女34名,平均年龄5.66岁)对真人中性表情图片进行评分。所有评分者均为右利手,视力或矫正视力正常,无精神病史。评分者从吸引力、愉悦度、唤醒度及优势度等四个维度进行评分。每个维度均采用七点计分法,1分最低,7分最高。如吸引力维度,1分为毫无吸引力,7分为非常有吸引力。研究者将图片按吸引力维度得分进行排序,选取得分最高和最低的图片各15张,作为高、低吸引力面孔图片,再根据愉悦度、唤醒度和优势度适中的原则,从中选出高、低吸引力面孔图片各8张,男女各半。之后,研究者在儿童表情面孔图片库中找出与这16张中性表情匹配的正性和负性表情,形成高吸引力-正性表情图片8张,高吸引力-负性表情图片8张,高吸引力-中性表情图片8张,低吸引力-正性表情图片8张,低吸引力-负性表情图片8张,低吸引力-中性表情图片8张,总计真人面孔表情图片48张。研究者请动画专业学生根据真人面孔表情图片匹配设计卡通面孔表情图片,得到卡通面孔表情图片48张(参见图1)。

图1 高/低吸引力真人与卡通面孔表情图片示例

(三)研究过程

1. 面部表情对真人与卡通面孔吸引力影响的测试

通过E-prime程序首先在屏幕中央呈现1000ms注视点黑色“+”,然后呈现图片刺激,图片刺激的呈现时间不限,直到幼儿对其进行面孔吸引力七点评分后,再进入下一个试次(trial)。评分标准与实验材料吸引力维度评分标准一致。实验分为两个部分,真人和卡通面孔评分任务分开进行,每个部分48个试次。

2. 面孔吸引力对真人与卡通面部表情影响的测试

首先告知被试,做出反应的速度越快越好,之后通过E-prime程序在屏幕中央呈现1000ms注视点黑色“+”,然后呈现图片刺激,图片刺激的呈现时间不限,直到幼儿按键判断该面孔的面部表情。F键为“高兴(正性)”,J键为“非高兴”(负性或中性)。幼儿按键后,进入下一个试次。实验分为两个部分,真人和卡通面孔任务分开进行,每个部分48个试次。

上述两个测试均分为练习和正式两个部分,练习中出现的刺激材料在正式实验中不再出现。

(四)数据处理

研究者运用SPSS20.0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分析。

二、研究结果与分析

(一)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判定的影响

研究者以吸引力得分和反应时为因变量,进行3(表情)×2(吸引力)×2(性别)的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表情与吸引力为被试内变量,性别为被试间变量。

真人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影响分析结果显示,表情主效应显著,正性和中性表情的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负性表情(p<0.01),正性表情吸引力得分高于中性表情,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吸引力类型主效应显著,高吸引力面孔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低吸引力面孔(p<0.01)。表情与吸引力之间存在交互作用。简单效应分析显示,对高吸引力面孔评分时,正性和中性表情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负性表情(p<0.01);对低吸引力面孔评分时,正性和中性表情吸引力得分也显著高于负性表情(p<0.01)(见图2)。性别主效应不显著,男童对面孔吸引力的评分虽普遍高于女童,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

图2 真人面孔吸引力得分(1)

卡通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影响分析结果显示,表情主效应显著,正性和中性表情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负性(p<0.01),正性表情吸引力得分高于中性表情,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吸引力类型主效应显著,高吸引力面孔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低吸引力面孔(p<0.01)。表情与吸引力之间存在交互作用。简单效应分析显示,对高吸引力面孔评分时,正性和中性表情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负性表情(p<0.01);对低吸引力面孔评分时,正性和中性表情吸引力得分也显著高于负性表情(p<0.01)(见图3)。与真人面孔结果不一致的是,卡通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判定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男童对面孔吸引力的评分显著高于女童(p<0.01),且面孔吸引力与性别间存在交互作用。简单效应分析显示,对高吸引力面孔评分时,男童的评分显著高于女童(p<0.01);对低吸引力面孔评分时,男童的评分不仅显著高于女童(p<0.01),而且评分差异更大。

图3 卡通面孔吸引力得分

结合真人与卡通面孔数据发现,负性表情的吸引力得分最低(2.527±1.160),其次为中性表情(3.883±1.309),正性表情得分最高(3.950±1.525)。此外,不论哪种表情,高吸引力面孔的吸引力得分均显著高于低吸引力面孔。

反应时结果显示,无论是对真人或卡通面孔进行面孔吸引力评分,吸引力类型的主效应均显著,高吸引力面孔的反应时更长(p<0.01),而情绪类型只在真人面孔评分任务中主效应显著,正性和中性表情的反应时显著长于负性表情(p<0.05),其他主效应和交互效应均不显著。

(二)面孔吸引力对面部表情判定的影响

研究者以表情判定正确率和反应时为因变量,进行3(表情)×2(吸引力)×2(性别)的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表情与吸引力为被试内变量,性别为被试间变量。

真人面孔吸引力对表情影响分析结果显示,表情类型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负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正性表情(p<0.01)。性别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女童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男童(p<0.01)。吸引力主效应不显著,高吸引力面孔的表情判定正确率略高于低吸引力面孔,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

卡通面孔吸引力对表情影响分析结果显示,表情类型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负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正性和中性表情(p<0.05),且中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正性表情(p<0.01)。吸引力类型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高吸引力面孔的表情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低吸引力面孔(p<0.01)。表情与吸引力间存在交互作用。简单效应分析显示,面对高吸引力面孔时,负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中性表情(p<0.05);面对低吸引力面孔时,负性和中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正性表情(p<0.01)。性别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女童的表情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男童(p<0.05)。表情与性别间存在交互作用。简单效应分析显示,面对正性表情时,女童的表情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男童(p<0.01)。

结合真人与卡通面孔数据发现,大班幼儿对负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最高,而面孔吸引力影响了正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即高吸引力面孔正性表情的判定正确率显著高于低吸引力面孔,但在中性和负性表情判定中,面孔吸引力的差异不显著(见图4)。

图4 不同表情的判定正确率

反应时结果显示,大班幼儿在判定卡通面孔表情时,表情主效应显著。事后检验表明,判定中性表情的反应时显著长于负性表情(p<0.01)。而在真人面孔表情判定任务中,表情主效应临界显著。事后检验结果与卡通面孔一致。其他主效应和交互效应均不显著。

(三)真人与卡通面孔任务比较

在面孔吸引力评分任务中,男童对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显著高于真人面孔,而女童则相反,对真人面孔的评分高于卡通面孔,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见表1)。进一步分析发现,男童对负性表情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显著高于真人面孔(p<0.01),女童结果与男童一致,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而在正性与中性表情中,男童对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均高于真人面孔,但差异未达显著水平,女童则是对真人面孔的评分高于卡通面孔,但差异也未达显著水平。

表1 男女童真人与卡通面孔吸引力评分比较(M±SD)

在面部表情判定任务中,男女童对真人面孔的表情判定正确率均高于卡通面孔,而无论是判断真人面孔还是卡通面孔,女童的表情判定正确率均高于男童(见表2)。

表2 男女童真人与卡通面孔表情判定正确率比较(M±SD)

三、讨论

(一)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有显著影响,正性表情增强面孔吸引力,负性表情显著削弱面孔吸引力

本研究结果表明,在面孔吸引力评分任务中,表情主效应显著(真人与卡通面孔一致),正性表情得分最高,负性表情得分最低,说明表情对面孔吸引力的调节作用十分显著。该结果同缪塞尔(Mueser)等人的研究结果一致。他们发现,与快乐和中性表情相比,悲伤表情的吸引力得分急剧降低,而快乐和中性表情的吸引力得分没有显著差异。[4]张丽丽等人的研究也发现微笑表情的吸引力得分显著高于中性表情。[5]拜恩(Byrne)和克洛尔(Clore)的吸引力加强反应理论指出,相比消极或不积极的评价反应,当评价反应暗含积极的情感因素时,得到的回馈也更为积极。[6]若将该理论延伸到面孔加工,则可理解为积极的面部表情会增强表达者的面孔吸引力,而消极的面部表情则会削弱吸引力。这意味着无论原始面孔的吸引力高或低,都可通过面部表情进行调节。

(二)面孔加工具有性别差异,女童表情识别能力优于男童,男童对面孔吸引力的评分高于女童

研究表明,男女性别不同,在面孔加工时大脑的激活和心理加工模式存在差异,女性识别面部表情的能力普遍优于男性。[7,8,9]本研究也发现,在不同面孔类型(真人/卡通)、表情类型(正/中/负性)和吸引力类型(高/低)下,女童的表情判定正确率始终高于男童。这与先前的诸多研究结果一致,说明女性从幼儿阶段起就比男性更具有表情识别的敏感性。

本研究还发现,男童对面孔吸引力的评分高于女童。无论面孔类型为真人或卡通,在不同的面部表情(正/中/负性)下,男童的评分均比女童高。换言之,男童在进行面孔吸引力评分时比女童更宽容。

(三)男童对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显著高于真人面孔

本研究发现,在负性表情出现时,幼儿对卡通面孔的接受程度高于真人面孔。这可能与幼儿的日常生活经验有关。幼儿大多浸润在卡通环境中,接触到的卡通人物丰富多样。各类卡通人物所呈现的奇异、怪诞的面部表情及肢体动作在幼儿看来已经习以为常。然而,若将这些夸张的面部表情放在真人面孔上,则容易让幼儿产生紧张感,因为真人面孔会使幼儿感觉这是真实发生的。研究者在实验后询问幼儿为什么对某些真人面孔评分很低,幼儿纷纷表示“瞪着双眼觉得很可怕”等。而面对卡通面孔时,幼儿更易于接受愤怒等表情,甚至觉得“他们生气的样子很好玩”。换言之,比起真人面孔,幼儿更能接受负面、夸张的卡通面孔。

此外,在正性和中性表情下,男童对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均高于真人面孔,而女童则是真人面孔评分高于卡通面孔,不过差异未达显著水平。总体来看,男童对卡通面孔吸引力的评分显著高于真人面孔,说明男童始终如一地偏爱卡通面孔,而女童则对真人面孔更感兴趣。

四、教育建议

(一)运用积极的面部表情增强教师的吸引力

研究显示,面部表情对面孔吸引力的影响不容小觑,特别是在各类面孔特征值(五官、肤色等)接近的情境下,笑容满面的面孔和怒气冲冠的面孔带给人的情绪体验和吸引力是截然不同的。亲和力强的面部表情不仅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消融一时的尴尬与局促感,而且会使人觉得亲切和善,无形间增强个体的吸引力;而愤怒、冷漠的面部表情则会减少他人对该面孔的注视时间,容易让人产生拒人千里的感觉。

作为幼教工作者,应当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总是板着面孔,更不能经常神情严肃地呵责幼儿。以愤怒、严厉的表情与幼儿沟通,易让幼儿产生压抑和排斥感,给其带来沉重的心理负荷。当幼儿无法与教师建立真正亲密的师幼关系时,就难以产生高效的师幼互动,导致教学质量、管理效率等随之降低,不利于幼儿的发展。因此,教师面对幼儿时应当不吝笑容,让微笑成为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间的桥梁。积极的面部表情是释放善意的通道,不仅能增强教师的吸引力,而且能缩短教师与幼儿之间心的距离。

(二)将卡通形象融入日常教学活动中

本研究发现,幼儿对负性表情面孔吸引力的评分,卡通面孔得分远高于真人面孔;且男童对卡通面孔情有独钟,偏爱各种表情下的卡通面孔。因此,可以考虑在童年阶段为幼儿提供一些优质、正能量的卡通,并尝试将这些优质的卡通形象融入日常的教学活动中。卡通人物的亲近感能帮助幼儿克服心理障碍,如卡通人物能以伙伴的形式慢慢消解内向幼儿心中的恐惧,使其更加积极。

(三)重视提升幼儿的表情识别能力

本研究发现,在面部表情判定任务中,女童识别面部表情的准确率显著高于男童。女性在情绪识别及情感体验中通常比男性更具优势。教师在对幼儿进行情感教育时,应当更加关注男童的情绪发展,努力提升其情绪的理解、表达和调控能力。幼儿只有积极体验各类情绪后,才能更有效地识别各类情绪,进而对所有情绪有基本的认知,从而更好地理解他人情绪,产生相应的共情心理。面部表情作为表达情绪的一种直观方式,对情绪交流和传递信息有重要作用。教师应当采用多种教育手段,重视提升幼儿(尤其是男童)的表情识别能力,进而促进其社会性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朱孟亭.面孔认知性别差异的眼动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1.

[2]李鸥,陈红.面孔吸引力的回顾与前瞻[J].心理科学进展,2010,(3):472-479.

[3]王蕊.4~6岁儿童面部表情识别的眼动研究[D].西安:陕西师范大学,2013.

[4]MUESER K T,GRAU B W,SUSSMAN S,et al.You’re only as pretty as you feel:Facial expression as a determinant of physical attractiveness[J].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1984,46(2):469-478.

[5]张丽丽,魏斌,张妍.微笑影响面孔吸引力判断的眼动研究[J].心理学探新,2016,(1):13-17.

[6]BYRNE D,et al.Effectance arousal and attraction[J].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1967,(2):1.

[7]THORNHILL R,GANGESTAD S W.Facial attractiveness[J].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1999,(3):452-460.

[8]徐华伟,牛盾,李倩.面孔吸引力和配偶价值:进化心理学视角[J].心理科学进展,2016,(7):1130-1138.

[9]陆雪松,周曙,陆兵勋,等.面孔表情识别事件相关电位的性别效应[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6,16(1):64-67.

注释

1**表示p<0.01,下同。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