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249367238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经济论文 → 文章正文

烟台苹果产业发展的动因分析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1/9/13 9:50:57  

摘要:烟台的苹果产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这140余年的历史发展中,在烟台人民共同的努力下,烟台的苹果积累了近140亿的品牌价值。烟台苹果产业的历史发展起起伏伏,其中还经历了一次大转移。苹果产业目前是烟台农村的支柱产业,它造福着烟台农村的广大农民,因此,确保其持续健康稳步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既要勇于开拓新的产业和新的领域,又要协调各方因素,形成一股合力。特别要注意发展过程中的隐患,警惕它在未来可能造成的影响。

关键词:烟台苹果;苹果产业;产业历史;

一、研究目的及研究背景

烟台苹果在国内素来有较好的口碑,其苹果产业的发展也较为成熟和完善,这使得对烟台苹果的生产、运输、储存、销售及其经济和社会效益等方面加以研究成为许多学者研究三农问题尤其是林果业为主的农村三农问题的重要选择。但是在众多的学者倾力研究的过程中,烟台苹果产业发展的历史脉络却一时间无人问津,若想要了解烟台苹果的历史发展情况,查遍各个文献,却发现对应的文献文章实在是寥寥无几。本文通过分析烟台苹果产业的历史发展及内在的动因,以期能在未来的时间里为后来的研究者们提供一定的便利。

二、烟台苹果产业发展历程概述

(一)起源

烟台的苹果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清时期,在1618年的《福山县志》中便有记载,而当时的苹果多为中国原产的绵苹果,并且很难说有成规模的苹果产业,多为农户自家零星地种植。

而真正成规模的苹果产业是在1871年,烟台开通商埠后,美国传教士约翰·倪维氏从美国、西欧等地引入优质苗木与本地砧木相嫁接,培育出中西合璧的“新宠”——烟台苹果,而烟台当地人种植苹果则是在20世纪初,绍瑞口村农民唐殿功自烟台西山外国人开辟的果园剪来“青香蕉”苹果枝条,于绍瑞口平岚沟一带嫁接,从此烟台本地的苹果产业开始发展起来。从此时起,烟台苹果产业的第一个重心出现了——以绍瑞口为起始地的位于福山一带的苹果种植产业。

在这段时间里,苹果种植在烟台各地区逐渐传播开来,随后的发展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一次兴盛,后因战乱受到严重的摧残。据《福山区农业志》所述,“1934年前后,全县有果园26140亩,1936年,全县已有果树176万余株,年产苹果3680吨。1938年因战乱福山果业受到严重摧残,除直接损毁大量果树外,还阻遏果品外运,果品价格暴跌,苹果售价尚不足以支付运往烟台的运费,果农被迫砍伐果树种粮食,未伐的果园也多荒芜,1945年福山境内仅剩果园5000亩,产量仅为战前的12.4%,据1946年10月14日《大众日报》载,福山太平顶区有41个村,事变前有果树1万亩,到1946年只有3311亩,绍瑞口村果树伐掉40%,兜余乡伐掉三分之二以上。抗日战争胜利后,果业生产出现恢复发展态势。1946年秋,全县新发展果园1932亩,次年秋,又因战乱,果业生产惨遭破坏”。

(二)福山地区(以绍瑞口为例)

解放后,在福山当地县委的鼓励和支持下,大力促进苹果生产的恢复,并实施一系列有效的措施:优先发放苹果生产贷款;通过专业技术人员指导提高苹果生产技术;果品联合推销部也在这期间建立起来,帮助果农推销水果;同时确保市场价格稳定,以保障果农利益。在政策帮助下,当地的苹果产业迅速恢复。

初级社时期,部分果农加入了初级社,享受到了初级社带来的生产技术、生产工具等各种生产资料的共享带来的裨益。但对于那些中农富农群体,由于其拥有的土地面积较大,生产资料较为全面,他们加入初级社的意愿并不高,入社的比例很低。

高级社时期,所有的土地都被收归公有,所有的果农也入了社,苹果产业已被收归集体统一生产经营,并负责销售,所得的利润由集体进行核算与分配,具体的分配规则大致为:入社前拥有的土地低于平均水平的,只按工分进行分配粮食和钱;入社前拥有的土地高于平均水平的,除工分分配外,还会依据入社土地数量对集体所得的利润进行分红,具体的标准仍为集体制定。

到1957年,福山全县果园面积已发展到3.1万亩,年产果品8980吨,均为新中国建立初期的2.6倍,出现了新中国建立后的第一次果业发展高峰。

1959年~1962年,苹果树遭到砍伐,改种粮食,果园受到破坏。在1962年后又有所恢复,在“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指导下,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的分配制度在农村人民公社确立,实行经营责任制,调动了果农的积极性,又引进先进技术和玉林、东光、路澳、金矮生、好矮生、国庆等新品种,苹果质量得到提升,苹果产量大幅增加,苹果种植得到较大的发展,1966年春到1968年冬,又迎来了第二次果业发展高峰。

1969年~1970年受到“以粮为纲”的影响,大量的苹果树被砍伐殆尽改种粮食,果园面积大幅下降。1972年,国务院确定福山苹果为名产,对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实行特供,为扶持当地苹果产业的发展,特从东北调来豆饼用以苹果树施肥。1973年~1975年绍瑞口苹果种植有了较好的发展,出现了第三次果业发展高峰。70年代,福山区境内青香蕉、红香蕉两种苹果树的修剪技术也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1979年改革开放后,“左”的思想影响被清除,农民的生产经营的自主权被放开,果业生产和粮食生产被摆到同等的位置,在苹果较高利润的驱动下,农民逐渐转向了苹果生产,苹果的种植面积得到了显著的提升。由于该地苹果种植历史较长,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部分果树树势衰弱,品种老化,品质变差,又正值富士苹果这一优势品种在蛇窝泊镇逐渐发展起来,绍瑞口的青香蕉苹果在市场上受到了较大的冲击,利润有较为明显的下降,在1986年,福山区政府经过调查研究和科学论证,根据当地资源优势,提出稳定苹果面积又大力发展大樱桃的方针,大樱桃种植逐渐在整个福山地区发展起来。而当时大樱桃在市场上供应量较少,价格较高,利润丰厚,因此部分绍瑞口村村民也紧跟着政策开始转种大樱桃。

20世纪90年代,由于苹果利润下滑严重,果树衰弱品质和产量不佳,绍瑞口村村民开始大规模砍伐苹果果树,改种红富士和大樱桃,从此绍瑞口村苹果种植逐渐走下坡路。到后来由于苹果的市场竞争力已向栖霞倾斜,到绍瑞口收购苹果的商贩逐渐减少,村民种植的苹果难以卖出,而大樱桃收入逐年旺盛,便逐渐放弃了苹果的种植,绍瑞口的苹果种植逐渐走向衰落。

(三)栖霞市(以蛇窝泊镇荷叶村为例)

20世纪80年代,烟台的苹果产业出现了首次的重心转移——由福山开始转移到栖霞。由于栖霞富士苹果这一优势品种的崛起,福山尤其是绍瑞口、紫埠等地的旧品种遭受了冲击,在市场上变为劣势,价格下降利润下滑,这是福山苹果产业逐渐走弱的开端。

福山苹果走向衰落的同时,栖霞的苹果产业正处在崛起的阶段——20世纪80年代富士品种的引入种植,让栖霞苹果的产量和品质得到了关键性的提高,并使知名度得到了提升,自此全国各地的苹果收购商贩纷纷赶往栖霞收购苹果,大量的需求带动了价格的提升,同时也为栖霞送去了丰厚的利润,丰厚的利润又催动着农户开始种植苹果。

以栖霞市蛇窝泊镇荷叶村为例,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及90年代,在荷叶村的村书记带动下,各地商贩在荷叶村主干道旁设立收购点,每年苹果收获季节前去收购,荷叶村村头那条宽广的公路逐渐发展成了商贩的收购点,而当地也成为了苹果集散地。在这一过程中,栖霞的苹果吸引着全国的商贩,而设立收购点的商贩又为农户苹果的销售提供了便利,促使农户增加苹果种植。

2010年~2012年,网络销售渠道逐渐兴起,以王小二果园为代表的电商开始收购荷叶村农户的产品,并带动起建Q等新兴企业走上电商的道路,仅王小二果园就有一百多户果农为其供货,荷叶村从此走上了网络电商的道路。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阿里研究院连续三年将荷叶村评为“淘宝村”。

发展到现在,栖霞仍旧是烟台苹果的核心产区,同时也是国内苹果的核心产区之一。但是栖霞的苹果产业目前面临着挑战。

一方面,以新疆、陕西等地区为代表的地理条件更为优越的产区以其更好的品质在挑战着栖霞和烟台的苹果产业,而烟台本地的苹果,其果品质量水平普遍不高,无法适应国际市场的要求,出口达标率不足30%。同时,完善的供应服务链也并未在当地建立,虽然荷叶村等“淘宝村”因有各快递公司设立的快递点,寄送快递十分便利,但即便是比其他普通村庄好上许多的淘宝村,农户通过网络进行销售的比例也不超过四分之一,绝大部分的果农都靠着传统的收购商贩和对手交易将自己生产的果品售出;而当地农业合作社的作用也基本微乎其微,不具备选择符合市场要求的优质果品通过农业合作社进行物流运送的能力。生产出来的果品也普遍未经加工,缺乏深加工能力,经过地域的转移后未能产生附加值。

另一方面,栖霞产区自身可能也存在着隐患。同样以荷叶村为例,随着城镇化的发展,荷叶村出现了空心化的问题,年轻劳动力严重流失,据当地村民所言,荷叶村苹果产业最年轻的劳动力也基本上是50岁~60岁的农民,同时,苹果产业的机械化进程难以推进,套袋问题以目前的技术条件无法机械化解决。然而年轻的劳动力纷纷向城市流动,更不可能子承父业去做套袋工,当地的苹果生产在可预见的未来或将面临后继无人的境地;而村中的农户多为50岁以上,而苹果树种的更替需要经历6年~7年的低产期,老人们的年龄也使得他们面对新的品种兴趣寥寥,这些很可能会成为当地苹果产业衰落的动因。

近些年来,新兴的苹果种植经营和销售方式在蓬莱悄然兴起,特色的苹果生产和运用了现代营销观念的销售方式,或许能给即将青黄不接的苹果产业带来新的答案。

三、烟台苹果产业发展的动因分析

(一)技术因素

在烟台苹果产业百年的发展历史中,有一个因素一直贯穿着其兴衰转移的始终——技术。无论是生产技术也好,果树品种也罢,都会极大地影响产品的产量、质量和销量,进而影响种植户的收入和利润,从而决定了苹果种植的兴与衰。

1920年后,果农受蝉卵危害促进枝条下部发芽成枝强壮的启发,开始用小镰削除梢部。30年代开始用剪刀修剪果树。在20世纪初的福山,正是因为“青香蕉”“红香蕉”等优质品种的引入,以及果树修剪技术的发展,福山的苹果生产才经历了第一次的高峰。20世纪50年代末期,因树因地制宜修剪,培养出具有干多、冠矮、枝密特点的丰产树形;20世纪70年代,福山区境内青香蕉、红香蕉两种苹果树的修剪技术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技术的发展,也是福山苹果生产第二次和第三次高峰的内在动因。福山苹果的逐渐势弱,同样也是技术因素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专家首先是在福山绍瑞口推广富士品种,但可惜的是最终未能成功,这也为福山苹果的逐渐势弱埋下了伏笔。然而栖霞借着富士品种的优势,成功坐上了苹果种植的东风,逐渐发展成为了第二个产业重心。

(二)社会环境

在技术不断影响的过程中,苹果产业还面临着一个更为直观的因素影响——社会环境。社会环境既包括政策的变迁,也包含着社会局势的变化。一次次的战乱中,福山的苹果生产几次遭受到摧残;政策的变化,也让福山的苹果产业起伏不断;时局的改变,衰败了福山绍瑞口的青香蕉,崛起了栖霞荷叶村的红富士。

(三)绍瑞口苹果产业衰落的原因

绍瑞口的苹果产业为什么衰落,是我们在调研中格外关注的一点。在此需要补充一些未被提及的细节:绍瑞口自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机场和公路建设占用之后(约400余亩),农用地仅剩2000亩,而在上世纪70年代,绍瑞口已经有了1500户以上的人口,现在的绍瑞口更是1800多户,平均下来,每户拥有的农用地不足2亩。而在改革开放之前,上世纪70年代时,绍瑞口苹果鼎盛之时,靠着苹果产业的丰厚利润,除了本村生产和集体采购的粮食以外,绍瑞口仍需要国家调配救济粮食,人地矛盾突出。在土地承包以后,绍瑞口不再被接济粮食,而按当时亩产来说,每户的产量仍旧很难满足一个三口之家的基本需求,因此,农闲时去距离10公里以内的烟台城区兼业打工便成了不二选择。从此,绍瑞口村民的收入成分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工薪收入成为了重要的大头,在农村的种植反而成为了一种副业,一种创收的手段。上世纪80年代,势头尚好的苹果种植和户均面积很小的土地让绍瑞口的村民未能接受新的富士品种及其种植技术;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苹果树势衰弱,但政府推崇的大樱桃和已经沦为副业的苹果种植让农户不再思考如何改良苹果的种植;利润的下滑,商贩的减少,又给了绍瑞口苹果种植最后一击——从此苹果树被砍伐,那漫山遍野的鲜红苹果逐渐在绍瑞口销声匿迹。

(四)栖霞荷叶村发展前景分析

劳动力流失、空心化,这是荷叶村的隐患,难以机械化的苹果套袋,让这个全村种苹果的村庄前途多了许多阴翳。荷叶村当地也是一个农业合作社作用微小的典型,当地的合作社对农户最大的作用,仅仅限于技术人员的技术指导和农药化肥的选择及用量的推荐,并未对苹果的生产、经营和销售起到更为重要的影响。造成这种原因的,并非当地农业合作社不作为或故意为之,而是缘于当地的人口和产权结构:荷叶村全村有2500余亩农用地,人口约有500余户,平均下来,一户约有5亩左右的耕地。虽然当地种植苹果的面积超过了农用地的90%,但因为如此分散的土地,农业合作社在当地的技术推广、品种推广和组织合作都较为困难——每家每户的意愿都不尽相同,其利益诉求也纷繁杂乱。同时,当地老化的人口年龄结构也使得农户接受新技术和新品种的意愿不高,较高的年龄,面对着6年~7年的低产之后失败的风险,而失败后还要等6年~7年的低产做转变,这对于老人们是无法接受的。

此外,分散的土地使得苹果的生产管理也存在困难,各家各户的生产管理和技术水平也参差不齐。当地人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当地曾推广过“富硒苹果”这一特色产品生产,最初的一两年,当地人都按照要求为果树注射专门的溶液,但后来当地果农发现,无论他们生产的苹果是否真的“富硒”,消费者也都检测不出来,而当地农户苹果销售的途径主要还是依靠收购商收购,可收购当地苹果的收购商也是来自天南海北,人员构成十分复杂,这些收购商也没有意愿去检验这些苹果是否真的“富硒”,所以,比起给果树注射溶液,直接套上一个“富硒”的牌子,不仅能让自己的苹果看起来更高端,能有一个更好的价格,而且还比注射溶液成本更低。

通过以上的信息,可以得出结论,零散的结构导致了当地苹果的品质难有提升,零散的土地、零散的农户、零散的收购方、零散的生产管理以及“零散”的年轻劳动力,这些都压制着新的生产技术、新的果树品种、新的生产方式的推广,影响着当地苹果的后续发展。然而,苹果的套袋问题依旧未被解决,机械化生产遥遥无期,年轻的劳动力也难以留在农村,统一的规模化经营也因此寸步难行。

四、总结

烟台的苹果产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这140余年的历史发展中,在烟台人民共同的努力下,烟台的苹果积累了近140亿的品牌价值。烟台苹果产业的历史发展起起伏伏,其中还经历了一次大转移。苹果产业目前是烟台农村的支柱产业,它造福着烟台农村的广大农民,因此,确保其持续健康稳步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既要勇于开拓新的产业和新的领域,又要协调各方因素,形成一股合力。特别要注意发展过程中的隐患,警惕它在未来可能造成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胡其华.福山区农业志[M].山东:烟台市福山区农业志编纂委员会,2009.

[2] 董智家,柳宗铎,李月霞,柳玉庆,马咏梅.福山区地名志[M].山东:山东地图出版社,2003.

[3] 烟台市福山区史志编纂委员会.福山区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2018.

[4] Luckstead Jeff,Devadoss Stephen,Mittelhammer RonC.Apple Export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in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J].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Applied Economics,2014,46(4):635-647.

[5] 赛序波,肖吉孟.绍瑞口苹果[J].走向世界,2013(44):70-71.

[6] 薛云鹏,顾海燕.烟台苹果百年品牌[J].农产品市场周刊,2018(40):24-25.

[7] 李金华,谭秀丽,于丽静,姜永强.基于供应链金融的烟台苹果产业发展研究[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7(15):26-27.

[8] 田登凤,丁雪莹,姜加晓,时海燕.“互联网+”影响下烟台苹果品牌建设[J].现代农业科技,2016(21):262-263.

[9] 姚俊羽,成啸文.中国对农业产业的支持政策研究——以烟台市苹果产业为例[J].环渤海经济瞭望,2020(02):62-63.

联系方式

客服QQ 249367238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