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及论文查重服务!QQ:249367238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旅游论文 → 文章正文

山海天地区旅游活化现状研究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1/7/29 11:21:11  

摘要:在城市边缘区乡村旅游活化进程中,除了对乡村自然环境的梳理保留,更多是乡村形态发展过程中自组织的魅力,即其在逐步发展中,较少受到城市冲击下通过悠久的历史形成的自组织的文化、空间、社会风俗和与自然的融合。在此基础上,旅游活化的过程就是在“原汁原味”的乡村环境中,适当地引入城市的产业功能,使之成为一个双向的过程,是城市与边缘区乡村的相互成就。乡村在旅游活化过程中保持生命力,以“活”的姿态传承乡村的在地文化与民俗,激活对当地的自然人文、民俗民风和物产风味的重视与保护,从而产生能够主客共享的活态化的旅游产品,进而吸引城市功能注入增强活力,带动当地村民的经济增长;同时以“化”作为一个动态转化过程旨在形成乡村转型试点之后逐步带动整个乡村网络,让乡村转型发展不仅局限于拥有一线资源条件的乡村,而是形成各有所长的全域乡村体系。错位发展、层级发展,提升对当地的影响力,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城市边缘区乡村发展路径。

关键词:旅游活化;城市边缘区;簇团空间发展模式;全季候产业模式;

1 背景

近年来,随着国内总体经济实力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我国国民休闲度假市场需求增长势头非常迅猛,2017年国内居民旅游人次数达到50.01亿人次。《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的发布,使得国民休闲度假市场增长更具持续性。在国民旅游需求总量大幅提高的同时,大众出游的形式也更加多样化。散客化乡村游越来越成为国内居民的主流旅游模式。随着民众旅游需求层次的逐渐提高,对生态环境和旅游服务质量也有了更高的要求,休闲度假需求正在取代传统的观光旅游需求。在此宏观背景下,兼具丰富休闲度假资源和毗邻中心城市的城市边缘区乡村地区,经济价值日益凸显。

城市边缘区乡村是城乡要素逐渐过渡、彼此渗透、功能互补且具有明显城乡经济混合增长特征的特殊区域,也是旅游市场发展的首要波及区域。随着城市周边道路网络的完善以及乡村旅游市场的兴起,空间上的邻近促使乡村的产业结构发生巨大转变,为城市资本投向农业和乡村提供了条件,在乡村建立一个面向城市的消费市场成为现实的需求[1]。这种产业结构发生转变的过程不仅实现了当地农业价值的多重叠加,提高了农户的收入,而且还保持了乡村风貌特征和生态服务功能,促进城乡交流,使农业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因此,将这种依靠城乡居民的互动和农业自身服务功能的延伸,使乡村成为和城市同等重要的消费场所的过程,定义为城市边缘区乡村的旅游活化过程。这一过程不再偏重乡村内部规模的发展,而是旨在扩大外部规模,充分发挥农业的多功能性,进而实现城乡优势互补和共同发展,实现城市带动近郊村落,近郊村落辐射远郊村落的乡村全域发展模式。

2 城市边缘区乡村外部优势

2.1 较强城市依托力

与其他类型乡村比较,城市边缘区乡村可以依托附近的中心城市共生发展。根据国内外旅游型乡村发展的一般经验,城市近郊区乡村的旅游活化主要客源来自相邻的中心城市,为此城市居民的旅游需求和消费能力对边缘区乡村发展有重要影响。这就使得城市边缘区乡村无须依赖中远距离的度假客源,在本地市场稳定的情况下客源竞争压力相较远郊乡村而言较小,更利于乡村旅游活化的兴起。

2.2 较完备的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乡村旅游活化的有效前提。城市边缘区乡村因紧邻中心城市,交通便捷,通常在城市“一小时交通圈”覆盖范围内,能够主动对接城市,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城市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延伸,且部分综合性旅游服务设施可直接利用城市内的设施进行服务延伸。这在改善休闲旅游环境,塑造一体化全域旅游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3 旅游活化内生动力

3.1 空间发展趋势引导

3.1.1 空间发展模式

城市边缘区近郊乡村可以说是滨海旅游空间发展的核心,这从世界滨海旅游空间发展的模式中可见一斑:无论是19世纪中期以英国为中心的地理驱动型滨海旅游模式1.0,还是20世纪初期以地中海沿岸为核心的资源驱动型模式2.0,均是依托距离沿海中心城市较近的滨海小城镇、乡村来发展,并提供海水、沙滩和特色农产品等资源(见图1)。

资源驱动型模式2.0是基于已形成的斑点状村落提出的“簇团发展”理念,该理念旨在平衡滨海乡村个体利益与滨海空间公共利益两方面的诉求。这种模式相较于划片分隔的全规划模式,更加强调区域整体性的特征。同时,它通过保留若干特色村庄来发展渔村特色旅游,在空间布局中更关注地域环境特征,建设用地占比较小,且更注重对村庄和周边地区的原生态保护,对生态环境的干预度也较低。整体结构由既有的城镇/乡村旅游资源分布决定,单一的乡村旅游区块规模较小,且多以生态旅游活化功能为主导(见图2)。

3.1.2 交通组织模式

与传统的滨海乡村一条公路通到底“串”村落的方式不同,以旅游活化为目标的边缘区乡村在滨海空间的设计考量中,首先是确保海岸生态环境的有效保护,尽可能保证乡村物质空间与环境空间的生态联系性与一体性,进而提升滨海乡村的开发价值。此外,为解决传统模式中单一主干滨海道路容易出现的交通拥堵问题,进一步提高滨海区域各旅游设施的交通便利性,应增加垂直于海岸线的次干路网,以提高对腹地纵深空间的影响力,形成合理的滨海乡村区域“鱼骨形态”的交通组织模式(见图3),避免滨海一层皮的发展模式。

3.1.3 村庄更新模式

村庄更新模式是从微观层面强调从村庄的内部角度进行更新改造,通过对村落、社区的地理位置,空间肌理和文化特色进行分析,寻找一种能平衡居民公众参与、传统建筑延续和历史文化挖掘的改造方式,让更新后的村落融入周围环境并与之共存[2]。这种策略即通过村庄空间结构梳理、民居建筑重构等方式“以点带面”进行更新改造,缝合城市蔓延形成的村落更新断层[3]。同时通过进一步挖掘无形空间的价值,强调历史建筑形式特色塑造和文化挖掘,并提取这些元素使其成为更新改造和引导开发的核心,在延续历史文化的同时,塑造民俗文化、村落无形空间和旅游开发的要素。

图2 簇团式空间发展特征总结(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图3 滨海交通组织模式示意图(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图1 国内外滨海旅游模式2.0案例研究(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这种从宏观村域空间组织、中观交通模式组织和微观村落内部更新3个不同层面的内容研究,对引导城市边缘区滨海乡村的空间发展和地域特色的维持有着重要意义[4],更是在此基础上解决了经济、社会、文化等层面的现实问题。

3.2 产业发展趋势引导

除却空间规划引导,多元的产业链条延伸是促进城市边缘区滨海乡村全域旅游发展的内在核心驱动力。多元的承载空间即导向多元的产业功能,近海村落组团与远海村落组团形成旅游“2.0”模式,呈现空间区位的不同发展路径——近海近城的“特色乡村簇团”+近山近田的“乡村田园综合体”特色产业空间[5]。近海近城的乡村组团沿着滨海海岸线线性展开,以滨海海岸线资源为核心,既承担旅游服务的核心功能,也起到服务周边乡村并带动其发展的作用;近山近田的田园综合体则沿河或主要垂直于岸线的主干路展开,在其两侧形成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于一体的综合模式。在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农业文化旅游一体化的同时,山岭田间的历史遗迹、特有农产、田园景观也成为引人注目的海岸背景。两条产业携手并行建立多元的滨海旅游产业体系,引导旅游空间从海岸线沿岸地区向内部地区延伸,形成全域旅游健康格局。

全域旅游产业格局的形成可进一步平滑传统旅游模式下的波峰波谷,沉淀城市边缘区常住人口,避免乡村人口空心化的问题进一步恶化。而强化淡季旅游市场的开发途径,就可以通过突出民俗特色,开发具有滨海特征和文化底蕴的民俗旅游产品来实现。结合旅游与当地文化、历史元素形成时序化、体量大、参与度高、持续时间长、特色明显的系列旅游节庆活动。系列的节庆活动将时点行为转化为时序行为,使旺季人旺,淡季不淡(见图4),从而起到平滑旅游波峰波谷的效果,最终形成全域、全季候性质的产业链条。

4 山海天地区旅游活化现状

日照山海天片区是典型的处于旅游活化中且既具有外部机遇也具有地缘优势的乡村地区。该片区北连青岛西海岸新区,南接日照市区,是少有的处于滨海城市连绵带中的生态旅游区。随着日照主城向北扩张、青岛交通系统的改善以及滨海渔村旅游市场的兴起,该地区逐步沿海岸线形成以“民俗渔家乐”为基础的滨海旅游村集群。2016年6月,日照市山海天旅游度假区正式启动《旧村改造三年行动计划》和《渔家乐民俗旅游提档升级三年行动计划》,将利用3年时间推进实施31个旧村改造,建设7个特色小镇,以渔家文化为主活化主题更新当地乡村。

日照山海天片区乡村的活化更新与改造在经历初期的这种被动式开发后,逐步呈现自发簇状发展,但也因过度重“量”轻“质”、重“建设”轻“生态”、重“渔业”轻“农业”[6]等一系列不完善的乡村管理模式,导致乡村体系和产业发展出现停滞。

现有山海天地区活化更新中的村落,就整体而言沿海岸线呈线状分布,布点均匀但缺乏宏观的系统性,区域内的近海乡村独享滨海旅游红利,而远海乡村却未有效利用依山傍海的自然优势;就部分村庄本身而言,村落空间扩张速度过快,且部分城市边缘区村落因更新速度落后于城市扩张速度,呈现出“城中村”包裹式断层发展。空间发展的矛盾导致产业发展动力不足和同类竞争等多方面的问题。

4.1 空间发展困境

4.1.1 滨海—内陆落差式断层发展

靠海转型的旅游活化首先加剧了山海天片区近海与远海乡村发展的差距。近海区域村庄因地势独享滨海旅游红利的同时,未对远海乡村形成带动。远海片区乡村仍以农业生产为主,经济不断下滑,村庄人口因此逐步向沿海或城区迁移。如此一来,山海天地区内陆村庄萎缩、沿海村庄扩张,逐渐形成沿海狭窄的建设连绵带,同时忽略了近山腹地空间的发展。

4.1.2 包裹式断层发展

不断挤压海岸生态空间的建设连绵带也造成海岸生态环境破坏和私有化趋势,这已在山海天片区与日照主城区交界处的渔村及海岸空间有所显现。原有渔村空间与产业来不及进行有序的转变即被城市功能区块以包裹式围合起来(见图5),成为城市发展的“空白地”。滨海岸线功能的置换也导致生态空间被侵占。这种城市快速开发和渔村缓慢更新的直接碰撞,不仅使当地以渔业收入为主的渔民失去了生活的环境载体[7],还导致山海天片区失去了原有的本地空间特色。

图4 产业引导全季候产业发展模式示意图(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图5“城中村”包裹式断层发展(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4.2 产业发展瓶颈

4.2.1 旅游竞争力不足

从产业发展层面来看,山海天地区虽在短时间内发展出数量众多的滨海旅游渔村,但这些旅游村资源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且旅游业态均以粗放的渔家乐经营为主,现阶段主要旅游客群主要为从青岛、烟台、威海市场分流的、消费水平相对较低的群体,并未在客源地上与山东省内其他城市形成错位发展。同时,低端市场错位发展的思路虽然在现阶段为山海天区域内的滨海乡村吸引了大量游客,但不符合今后消费升级和地区品质提升的趋势导向。

4.2.2 季候效应明显

过低的人均消费也与该地区相关功能不完善有直接关系。从相关旅游平台信息分析来看,山海天滨海地区除了海水、岸线等自然资源及简单的渔家乐外,并无其他更多可以消费的配套功能。当地良好的山地丘陵、北方茶园、滨海森林公园,以及丰富的人文资源并未进行系统性挖掘开发,这就导致品牌建设现状水平与丰富的在地资源严重不匹配。

同时,受当地气候、季节化等条件影响,每年适宜旅游的时间仅有4个月左右,无法在滨海旅游淡季吸引人群。因此,从长远来看,山海天需要从产业内容多样性、产品品质等方面努力探索更多差异化、特质化的发展路径。

5 规划应对途径

基于以上困境,规划从日照主城区—山海天片区隔断发展模式、滨海—内陆村落断层发展模式和产业单一发展模式的几个问题出发,从山海天地区村落集群发展模式、村落内部空间更新和完整产业链构建等几项内容入手,对现有乡村更新陷入的瓶颈问题进行解答,厘清山海天地区在后续发展中应坚持的空间和产业更新路径。

5.1 空间应对模式

由于山海天片区尚未形成高辨识度的“滨海全域旅游型”村落空间体系,因此以形成全域空间体系为目标,以生态保育为规划前提,划定山海天片区的生态红线(见图6),滨海岸线向内陆山地区域整体构建“线—带—廊—岛”这一安全可持续的生态空间格局(见图7)。逐步形成“通山达海、簇团发展”的空间模式。“通山达海”即从滨海到山地的内陆纵深方向形成3层空间厚度,达到层层递进的效果,不同层次的村落与该层环境资源相结合,构建集山地、农林、河流资源于一体的田园山谷汇聚模式;“簇团发展”即以原有滨海段落已形成的斑点状旅游型渔村为基础(见图8),在不突破海岸生态红线的基础上优化村落空间,通过规划手段缝补弥合原有村落空间的断层,并加强村落空间与产业空间的关系。

图6 生态红线图(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图8 空间营造策略(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通过从滨海到内陆纵深方向空间层次的划分,以及淡水河流、农业资源等要素的叠加,形成了该片区的空间价值分析(见图9),规划在这一分析基础上形成“优地利用、T形骨架”的空间营造模式,该模式具有以下几个空间布局特点:面向海洋,沿海建设核心旅游空间带;沿核心旅游空间带向内陆纵深发展多样旅游配套功能组团;配套组团之间有生态带进行适当阻隔。

图7 生态空间格局(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图9 土地空间价值分析(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规划从两个方向上构建T形骨架:首先是“滨海岸线—秀水河”大T形框架,确定滨海岸线及秀水河两岸成为区域发展的中心,以青岛路和碧海路之间区域为发展高价值区域。并以秀水河为依托结合两岸内陆村落形成滨海村落发展带,向山地丘陵区域纵深发展(见图10),以期形成通山达海、海陆一体的空间发展模式;其次是规划道路、溪流、景观廊道等要素从秀水河向南北具有农业资源优势(农田、茶园)的村落延伸,形成次一级空间发展带,带动散落在山地丘陵地区的点状村落空间,以此让内陆村落寻找自身空间发展的可能性,与滨海村落形成联动。

双T形骨架加散点的发展模式是规划对原有局限发展滨海空间狭隘思维的遏制。在一开始即从整合土地、农林茶园、森林公园、岸线保护等维度考虑问题,通过空间规划的手段实现各维度的信息整合,实现乡村更新的空间规划最大效应,并提高项目的落地性[8]。

图1 0 多“T形”空间骨架(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5.2 产业应对模式

5.2.1 非竞争性质的“渔家乐集群”

山海天地区滨海民俗渔家乐同质竞争的情况,导致该地渔村盲目扩张,并未注重品质的提升,因此渔村旅游活化的着力点应在于形成滨海乡村品牌效应,避免产业趋同化、低质化发展,从源头提高经济收益点。

首先,避免产业趋同化,规划各村依据现状核心资源实行滨海岸线及海上休闲设施分段利用。同时,弥补原有渔家乐管理混乱及海岸线公共服务设施缺乏的现状,使沿岸村落+岸线包含公共商业、娱乐、科普、展示等多种功能,形成生态公园+休闲服务+功能节点(会议展览)的综合型民俗渔家乐集群。

其次,提高乡村环境质量,在发展旅游产品的同时重视软环境建设,提供高质量的海滩旅游环境、海水水质、沙滩环境,在保证山海天生态品质的前提下实现滨海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最后,通过前两种片区统筹、因村施策的方法,在滨海建立5个相对集聚的村庄建设区域,合力打造具有规模效应的渔家乐村落集群,同时建立属于山海天本地的阳光海岸带——国内首个蓝旗海岸(blue flag),形成山海天地域品牌,以此区别于日照乃至胶东半岛的旅游度假景区型区域。

5.2.2 不止于渔的“全季候产业链”

山海天地区最大的产业特征是滨海渔村,但又不止于“渔”。因此为实现内陆乡村的活力回归、邻里互动与乡村活化[9],规划采取互联网+串联散点式村落布局,通过交互媒体弱化内陆村落的地理落差,以新的模式为当地带来乡村空间和产业网络的变动。以北靠卧龙山、南滨秀水河,以及具有农业和茶园资源的苏家村为例,内陆以务农为生的村民也可开始开发基于农庄经营的农家乐和民宿。部分村落可以与都市农庄合作,以“互联网+农业”为核心理念,为内陆村落提供农业种植、儿童教育、民宿等配套服务,将农业与旅游、休闲、养老、文创等产业结合,实现农业跨界发展,也为村民就业提供机会。通过这种“山海环抱”的策略来形成全季候性产业链,借以应对原有靠海靠渔的季节产业,同时也可最大限度提高山海天作为北方第一茶城的乡村旅游品牌效应。这种模式继而推广至其他内陆村落,可一村一定位并结合相关政策吸引导入功能,通过互联网建立新兴产业功能组团,形成全产业链互补的全季候性滨海渔村聚落。

综上分析,从依托特色资源与最大效应发挥互联网优势的发展思路来看,山海天旅游度假区的旅游业发展应重点突出山、海、天三大要素聚合,融合性发展海洋+旅游、山地+旅游和文化+旅游三大主题性产业,让山海天地区有“渔”但不止于“渔”。

在旅游活化导致的城乡关系重构前提下,基于城市边缘区等便捷的区位交通条件,山海天滨海区域乡村更新不应只局限于滨海旅游等对现有资源的开发利用,应跳出“就旅游谈旅游”的传统思路,旅游业之外,产业发展转型应保持开放的心态,培育新兴产业增长点,形成当地的全季候产业链条,打响一体化、高品质的“山海天”旅游品牌。并通过规划手段对整个片区及村落空间进行更新,完成滨海乡村从传统发展到全域融合的蜕变,使本地的滨海乡村区域与城市地区一同成为山东半岛新兴产业的孕育地和核心增长点。

6 结语

在城市边缘区乡村旅游活化进程中,除了对乡村自然环境的梳理保留,更多是乡村形态发展过程中自组织的魅力,即其在逐步发展中,较少受到城市冲击下通过悠久的历史形成的自组织的文化、空间、社会风俗和与自然的融合。在此基础上,旅游活化的过程就是在“原汁原味”的乡村环境中,适当地引入城市的产业功能,使之成为一个双向的过程,是城市与边缘区乡村的相互成就。乡村在旅游活化过程中保持生命力,以“活”的姿态传承乡村的在地文化与民俗,激活对当地的自然人文、民俗民风和物产风味的重视与保护,从而产生能够主客共享的活态化的旅游产品,进而吸引城市功能注入增强活力,带动当地村民的经济增长;同时以“化”作为一个动态转化过程旨在形成乡村转型试点之后逐步带动整个乡村网络,让乡村转型发展不仅局限于拥有一线资源条件的乡村,而是形成各有所长的全域乡村体系。错位发展、层级发展,提升对当地的影响力,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城市边缘区乡村发展路径。

参考文献

[1] 李京生,周丽媛.新型城镇化视角下的郊区农业三产化与城乡规划:浙江省奉化市萧王庙地区规划概念[J].时代建筑,2013(06):42-47.

[2] 张雨薇,范文兵.在地的建筑:乡村营造的几种路径分析[J].建筑与文化,2019(01):172-174.

[3] 丁初敏,代玉海,赵瑞森.“微更新”理念下日照市山海天民俗旅游村更新与改造探讨[J].规划师,2017,33(10):158-162.

[4] 周丽媛,张迪昊.“山海共同体”:日照市北部滨海空间规划过程思考[A].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杭州市人民政府.共享与品质:2018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08城市生态规划)[C]//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杭州市人民政府:中国城市规划学会,2018:1077-1088.

[5] 邱杰华,何冬华,赵颖.广州乡村地区发展的土地依赖与模式转型[J].规划师,2018,34(10):106-112.

[6] 郭岚.王景新的“现代化进程中的农地制度及其利益格局重构”出版[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2(02):73.

[7] 佚名.国土空间规划推动城市更新与乡村振兴项目的快速发展[EB/OL].[2019-03-26].

[8] 刘潇,朱艺,陶沛宏,等.交互媒体时代的乡村规划探究:以湖南省铺坳村规划实践为例[A].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东莞市人民政府.持续发展理性规划:2017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18乡村规划)[C]//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东莞市人民政府:中国城市规划学会,2017:118-129.

[9] 佚名.央视聚焦富阳洞桥文村样本,解读中央一号文件[N].富阳日报,2016-02-01(01).

联系方式

客服QQ 249367238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