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论文网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论文发表及查重服务!QQ:505676555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完美论文网艺术论文 → 文章正文

论《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的英雄文化差异

作者:完美论文网  来源:www.wm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9/11/27 9:17:20  

摘要:电影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不管是中国英雄还是美国英雄,他们本质上都属于英雄文化的一部分。通过分析《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这两部英雄电影,从中感受这两部作品对中西方影视作品中的传统英雄形象的革新与延续,体会两部作品彼此映射的两国文化,可以对英雄文化有更深层次的理解。或许,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吸纳百家之长,聆听文化之音,感悟民族精神,才会是用电影表达英雄文化,用英雄文化丰富电影表达的关键之路。

关键词:英雄文化; 中美影视作品; 比较;

在人类文明诞生初期,不管是普罗米修斯盗火还是后羿射日,不管是崇拜部落首领还是信奉宗族领袖,其本质都表达了早期人类对英雄文化的崇拜。而这种英雄文化崇拜从人类社会诞生到今天,不但没有随生产力进步与科技发展消失不见,反而一如人们头顶的璀璨星空,始终作为人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震撼着人类的心灵。在英雄文化不断发展时,电影作为存在时间最短的艺术门类,一经诞生也与英雄文化产生了不解之缘。从电影诞生至今,风靡世界的好莱坞西部片、新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片、国产武侠片等类型电影都具备了极为丰富的英雄文化表达,无疑成为英雄文化在中美电影中蓬勃发展的有力证明。

然而,英雄文化并非单独存在于商业色彩凸显的类型片中,在类型片之外,还有一批类型特征不突出,文化气息更浓厚的影片以一种不可复制但极为重要的方式进行着英雄文化的艺术表达。在美国电影院线1994年上映的《肖申克的救赎》从诞生至今始终作为美国文化,美国英雄的典范代表之一,以高口碑,高票房,高影响的态势将美国英雄文化传递到整个美国甚至全球。而2018年7月5日在中国电影院线上映的国产电影《我不是药神》通过改编“药侠陆勇”的真实故事,也以超高的票房收入与爆棚的舆论口碑,成为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上最具影响力的电影之一。虽然《肖申克的救赎》与《我不是药神》两部影片中的英雄角色没有超级英雄、武林高人那样宏伟高大的形象,反而还因为“越狱”和“卖假药”在法律、道德层面颇具非议,但是他们背后的英雄文化内核已然投射出当代中美两国电影从业者表达英雄文化的部分策略。通过回溯中美电影创作早期的英雄文化,并对《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这两部当代作品中表现的英雄文化加以分析,可以体会当代中美英雄文化的延展,可以对中美两国的价值观差异与文化差异有进一步理解。

一、牛仔与侠客——中美影视作品英雄文化的早期代表

在涉及英雄文化表达早期美国电影中,西部片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类型。从1903年鲍特导演《火车大劫案》至今,美国西部片历经多次大起大落,始终以极高的商业效应与社会影响在类型片中占据一席之地。在20世纪30年代的西部片黄金时期,西部片对英雄文化的表达具有明显的标志性特征。在《正午》《观山飞渡》《黄金三镖客》等经典西部片中,观众看到的英雄形象大多是相似的,西部片的英雄往往以牛仔为身份,穿着一双带刺马靴,手持左轮枪,头戴大檐帽,对美女与弱小者真诚相待,对恶人与坏蛋不假颜色。他们身怀绝技做事低调,以一敌多,除暴安良。牛仔的身份设定本质上属于个人英雄主义,这类英雄有凡人的喜怒哀乐和爱欲情仇,他们以个人情感为中心,在做出英雄举动的同时,还具备极为丰富的个人意愿。这种英雄文化并非凭空产生,其根源在于美国国家本身的开创与崛起。对于美国这样历史短暂的国家,它们建国初期所具备的自由开拓精神,并没有在短短二百年的国家发展史中内化收敛,反而随着美国国力的壮大一跃成为美利坚民族最重要的精神特质之一。总之,西部片之所以独具魅力,历久弥新,关键就在于西部片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开拓与演化。

相比美国西部片中以牛仔为身份设定,以自由开拓为精神内核的个人英雄主义,在中国早期的“类型片”武侠片中,以家国大义为己任,儒家文化为内涵的侠客英雄主义,一度成了影视从业者表达英雄文化的关键。在《火烧红莲寺》等早期武侠电影中,英雄一直以侠客的形象出现,贾磊磊在《中国武侠电影史》中很好地总结了侠客的概念:“侠者,必须有三种品格:搏命、轻财(重义)、善武。”(1)这种描述很好地总结了国产武侠片的侠客形象,而这一概念恰恰与英雄的概念不谋而合。这种侠客诞生在虚构的江湖,往往具备极为高尚的道德品格,他们既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会行侠仗义为国为民。他们背负着血海深仇或者家国大义,凭借高尚内敛的精神理念去驱动自身完成各种英雄义举。这种侠客英雄主义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明密切相关,是上下五千年源远流长,未曾隔断的中华文明给予每个中国人的文化自信,而经久不衰的儒家文化也在不知不觉中深入到每个中国人的血脉,为中国影视作品尤其是武侠片里以家国大义为己任的侠客精神做足了铺垫。

二、《我不是药神》里中国英雄文化的表达

虽然曾命名《中国药神》《印度药神》的《我不是药神》最终以“我不是”这种否定语态否定了自己树立“英雄”的姿态,但这部电影在翻拍真实案件时对“药神”或者说对中国英雄文化的表达塑造却是不言而喻的。《我不是药神》讲述了一个落魄中年男子通过做印度药代购快速发家,并在诸多困难与压力下成长为真英雄的故事。影片中男主角程勇是一个卖印度神油、家庭不和、经济困窘、毫无地位的落魄中年人。他在面临家人病重、孩子出国等经济压力时,毅然走上了走私之路,并在走私印度药期间,通过担任代理、开小工厂、卖低价药等举动实现了从凡人到英雄的逆袭。不同于传统武侠电影中一些武林高手始终如一的高人形象,《我不是药神》在塑造英雄角色时,首先为大家展示了一个俗不可耐的市井小民。在影片的前半部分,程勇的形象充满了人的劣根性,首先他胆小怕事,第一次听到走私药物赚钱的门路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事儿违法不敢做,而不是违反人格不该做;其次他色欲吞天,当他赚到大量钱财还成为病人心中的“神医圣手”时,他差点没和受自己庇护的魅力舞女思慧发生关系;最后他更心术不正,不管是面对警察还是面对房东,遇到事情总想用给人一包烟买通关系的方式把事情平息……与《侠女》《大醉侠》那些在官府朝廷中辗转,于江湖庙堂中腾挪的侠客高人不同,程勇的行为并不具有家国情怀,亦不强调民族意义,他的一切不过是利己心理的驱动。导演在影片前半部分设置这样一个普通甚至略带低俗的市井形象,正是为了以此实现整部影片复杂深刻的英雄文化表达。

在《我不是药神》中,程勇的英雄蜕变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程勇在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的多次请求下,答应了去印度进口走私药,这时的他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市井小民,完全没有成为英雄的潜质。然而,虽然在这一阶段程勇并没有呈现出过多的英雄光环,但是随着他一人独自前往印度,初次利用特殊渠道顺利从印度带仿制药进入中国后,他“能言善辩”“敢作敢为”“颇具担当”的优秀特质已经有了些许呈现。而在第二阶段,程勇通过仿制药与特效药的药价对比发现了仿制药的巨大商机,并通过大规模走私低价仿制药,让自己一跃成为“土财主”,成为诸多病患心目中“救命人”,此时的程勇虽然仍然算不上“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英雄,但他的心态已经有了转变,相比曾经为了钱不顾尊严的他,现在的他更愿意用钱去买尊严,不管是酒吧砸钱让男人跳舞,还是在卖药场所砸别人场子,程勇都不再单纯以金钱为驱动,反而多了一些责任感与正义感。

这两个阶段,程勇的一切行为主要以自身利益与意志为驱动,他在欲望的影响下做出种种快意人生的行为,这些行为与传统武侠电影中以集体为主,以家国为根的侠客英雄主义有着明显不同。在充分展现俗人程勇突然发财的故事后,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影片对程勇的塑造回归到了传统的侠客英雄文化。在吕受益等病友接连死亡后,程勇终于彻底实现了英雄的蜕变,他开始放弃赚钱,哪怕一分不赚也要给病人供药;他放弃家产,哪怕自己贴钱也要给病人供药;他放弃逃跑,哪怕自己开车冲向警察,也希望能让几个病友带药逃跑……最后一阶段的程勇放弃了独善其身,贪图私利的心念,反而通过“心怀天下”“乐善好施”的信念让自己成了兼济天下的英雄典范。

在《我不是药神》中,文牧野、徐峥、宁浩等主创人员通过对真实事件的艺术再创造,顺利突破了侠客英雄主义的传统理念,赋予主角程勇极为丰富的人物形象、极为深厚的情感基底、极为广袤的社会投射,让《我不是药神》呈现出一个与众不同,又深入人心的英雄形象,从而让影片既具有类型片的商业模式,又具有艺术电影的思考空间,最终一跃成为2018年最具影响力的国产电影之一。

三、《肖申克救赎》中美国英雄文化的表达

与《我不是药神》中从市井小民到光辉人物的英雄故事不同。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等7项提名,口碑极好的影片《肖申克救赎》讲述了一个饱受压迫又涅槃重生的英雄故事。影片的主角被设定为一名被莫名指控强制关押的银行家,而这位蒙受冤屈的银行家安迪被关在监狱后,看似接受命运的他其实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方法洗脱罪名。在逐渐收获狱友信任并和监狱长有所关联后,安迪被调任图书馆做管理员助手,他坚持每周写信给政府,在坚持6年后他为监狱赢得了拨款和大量额外捐赠,也为自己赢得了更多的权限。然而,在监狱的轻松生活并不能让他得意满足,他内心的坚定信念支撑他在19年里用一把手掌长的小锤子挖通了传说中需要挖上600年的越狱通道,最终奔向幸福与自由。

在这部影片中,安迪作为成功精英人物的代表,他的成功实际上是美国英雄主义的成功。这种成功并非“药神程勇”那种舍己为人,不惜一切为他人付出的“侠之大者”,其本质是美国个人英雄主义的延伸。在占据全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监狱段落中,安迪始终没有被监狱的高压政策压倒,反而还尽可能在高墙内实现自由自在的人生,他请狱友于修缮工作结束后在屋顶畅饮啤酒,将自己锁在监狱长办公室,通过监狱广播为狱友播放《费加罗的婚礼》,为即将出狱的狱友老布提供一笔钱和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这些行为成就了他洒脱、自在、聪慧的形象,也成就了他为人服务,与人为善,同人幸福的生活态度。这种英雄形象同西部片里牛仔的英雄形象有着极大的不同,相比自由浪迹在荒原之上的西部牛仔,在没有左轮手枪,宽大檐帽,奔腾骏马的监狱中,安迪体现了一种坚持智斗,拒绝武斗的英雄特征。

受监狱这一特殊环境的影响,安迪不能像牛仔那样用快枪与马靴去伸张正义,反而要以计谋和隐忍实现“卧薪尝胆”式的英雄救赎。传统西部片英雄强调畅快肆意自由行动的个人英雄主义,在监狱这一背景下得到了截然不同的书写,通过和监狱长,狱卒乃至狱友的斗智斗勇,安迪的英雄形象在强大中平添智慧,在束缚中得到发展。实际上,监狱的设定看似减少了许多让人血脉偾张的打斗场面,但是当安迪排除万难,十九年如一日地探索越狱时,其本人对自由的向往以及导演对个人英雄主义的表达已经得以凸显。以安迪的能力与智慧,他本可通过帮助狱长干活,得到高墙之内极为舒服且极为自由的生活,然而,安迪不管得到多少重视和机遇,他最为渴望的永远是高墙之外的蓝天。正如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在《自由与爱情》一诗中提到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一样,对绝对自由的向往使安迪不甘心享受在监狱里轻松得到的一切,反而通过长久且坚定的努力,在最后同自己的好友老布相见在一片美好安宁的海滩。

在《肖申克的救赎》中,导演通过“越狱”这一题材塑造了一个不畏强权,追求自由的英雄形象。从美国不断向世界输出美国文化的层面看,安迪对自由的向往恰恰照应了美国个人英雄主义的核心。在美国特殊的历史环境与世界地位下,不管美国电影制作者为英雄文化赋予了多么丰富的内涵元素,在其本质下,其不曾变化的始终是美利坚民族的自由之心。

四、从《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看中美英雄文化的差异

从西部片与武侠片两种类型来看,美国以开拓自由的精神内核在西部片中创建了以牛仔为代表的个人英雄主义,而中国以兼济天下的儒学精神在武侠片里创造出以“侠客”为代表的英雄主义。它们同为英雄文化的一部分,却又在具体表达上呈现出文化差异。具体到两部影片的主角设定上,《我不是药神》中的程勇虽然开始只是一个为了自己内心欲望自由行动谋取钱财,被人奉承为“药神”的仿制药贩子,但是随程勇个人认识的不断深化,他最终还是觉醒了侠客之心,做出了一系列舍己为人、心系天下的高尚举动。在《肖申克的救赎》中,越狱者安迪在监狱里做着各种各样的惊人举止,在打破各种常规枷锁去为狱友争取自由的同时,始终对自己越狱的根本任务守口如瓶,在自己奔向自由时也未曾带上任何一位狱友。安迪本质上还是以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为核心,满足自我的欲望要比帮助他人更大。

虽然文化作为一个纷繁复杂的概念,在不同区域、不同时间的表现注定大有差异,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不同区域的文化也呈现出了一种整合的态势。2011年《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提出,要以“命运共同体”的新视角,寻求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新内涵。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随着共同体这一概念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不断发展,艺术作品创作也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纵观《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的英雄文化表现时,不难发现他们除了展现各自的特色,还在部分细节的表达上彼此呈现出包容共生的特殊状态。在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中,药侠程勇可以如西方牛仔那样心存正义,在美国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越狱的安迪也一如扫地高僧那样低调隐忍、智谋天下。实际上,在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类似处理早已并非个例。当今社会,中美两国在文化上的差异已经被明显削弱,在美国,有《功夫熊猫》那样极具中国风的艺术动画;在中国,有《长城》这种好莱坞班底加盟的英雄大片。可以说不管是美国作品还是中国作品,他们都在中美文化的长期交流中发展,具备了相当程度的共融整合。

总之,从《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两部描述英雄的经典电影中,不难看出中国英雄更加具备中国古典哲学与传统文化的色彩,而美国英雄更加具备美国建国开拓的自由奔放。两部作品各具特色也互相包容,这是英雄文化长年所带来的必然影响,也是电影艺术在内容创作时有意无意流露的文化表达。

五、结语

电影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不管是中国英雄还是美国英雄,他们本质上都属于英雄文化的一部分。通过分析《我不是药神》与《肖申克的救赎》这两部英雄电影,从中感受这两部作品对中西方影视作品中的传统英雄形象的革新与延续,体会两部作品彼此映射的两国文化,可以对英雄文化有更深层次的理解。或许,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吸纳百家之长,聆听文化之音,感悟民族精神,才会是用电影表达英雄文化,用英雄文化丰富电影表达的关键之路。

参考文献

[1] 贾磊磊.中国武侠电影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3).

[2] 曲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观基础[J].求是杂志,2013(4).

[3] 郑炀.《我不是药神》:彰显现实题材电影的“悲喜剧”张力[N].北京:中国艺术报,2018(7).

[4] 于志新.《肖申克的救赎》:对人性的深层思考[J].当代外国文学,2008年(01).

[5] 罗建波,丁旭.信念拯救希望——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救赎主题[J],辽宁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6).

注释

1贾磊磊.中国武侠电影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3):27.

联系方式

客服QQ 505676555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wmlunwen.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完美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